同是工程科技

16位互联网人讲述:我所经历的裁员

时间:2019-12-28 16:27:31 | 作者:爱科技网 | 点击: 101 次

16位互联网人讲述:我所经历的裁员

燃财经原创

作者 | 闫丽娇 唐亚华 苏琦 金玙璠 赵磊 黎明 孔明明 孟亚娜 魏佳 周昶帆

编辑 | 周昶帆

2019年,你的工作还安稳吗?

裁员,成为这一年绕不开的一个话题。互联网公司挤泡沫,同时也挤掉了一批年轻人的梦想。无论你是在大厂寻得一席之地的985、211、海归,还是中小创业公司的“社畜”,裁员,都会让你突然抽离原本的职业规划,被迫进入新的轨道。

2019年,这些公司都曾经历裁员或架构调整:百度、网易、蔚来、Juul、Keep、暴风......裁员公司所在行业从诸如广告、科技、人工智能等互联网领域,一直延伸到车企、金融等传统行业。面对压力,企业的第一要务是活下来,所以他们不得不对自己人先下了手......

伴随着收缩,HR暴力裁员、拒绝赔偿、赔偿不合理等问题,也受到广泛关注。在这一年,大家有着怎样的裁员经历?或许你也正在经历职场升级打怪,不妨来听听这16个人的16个故事。

要点速览:

• 从银行转行互联网,两年被裁两次,我是没赶上好时候?

• 公司没了,人被裁了,暴风却始终没有正式通知过裁员;

• 以前负责品牌传播的是我,现在找媒体爆料索赔的还是我;

• 每天早上按时打卡,然后去天台一坐就是一天;

• 借给公司十几万,别人被裁员,公司希望我自己离职,我根本不敢走;

• 被裁后,第一次面试,恰巧遇到老板被警车带走;

• 走投无路时,我甚至联系了前女友帮我内推;

• 面试,所有HR都问我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

• 裁员让我增加了一个人生感悟,就是“患难见真情”。

Part 1 为什么你会被裁员?

创业公司该犯的问题还没犯,直接得大公司病了

原思远 24岁 广告公司创意视觉设计

从上一家4A公司离职后,我选择加入前leader的创业公司。继续做他的兵,是看好他的人品,更看好三个合伙人大公司高层混出来的经验和人脉。

眼看着今年3月份团队规模扩张了一倍,但我什么都还没学到,从进公司开始就被迫贴上了派系标签,而且发现部门领导纵容手下人勾心斗角,整个公司天天上演宫斗剧。我们底层群众每天开小窗吃瓜,比微博热搜的戏更真实更刺激。更可怕的是,内斗是自上而下的,小兵只能当群众演员,创意总监抹杀我们的创意,客户总监玩内斗,销售总监吃回扣,只有新来的技术总监苦逼做技术。

进入第三季度,一个千万级的大客户给了一个300万的case先试试水,最后项目没达到客户预期,还引起客户极度不满,千万级的单子自然没戏了。公司老大这才发现管理出了大问题,他首先抓内斗的始作俑者,结果把唯一干活的技术总监拎出来了,没有就地正法,只是和平约谈,人家有能力拍拍屁股就走人了。其实我们吃瓜群众都分析明白了,是三个合伙人决策失误,错误高估了自身的能力,爆炸的人工成本又无力负担,当然他们自己不会承认。

12月份形势彻底不对了,客户回款慢是硬伤,员工奖金取消,按照几个部门领导填的名单,正式进入了裁员的节奏。我早有准备,一边心存侥幸,一边考虑怎么多要点赔偿。

HR正式通知的时候说给N+1,第二天被老板叫进办公室,他一脸抱歉和不舍,那戏演得假的很。我们小群一讨论,发现老板是看人下菜碟,联合HR忽悠加恐吓。有人开始慌了,个别同事还被吓哭了,部分人陆陆续续咬牙签了。剩下的人耗了不到10天,公司提到N+3,这帮乌合之众迅速签了,我也不例外。留下的教训就是,年纪太小,看人不稳又不准。

从银行转行互联网,两年被裁两次,我是没赶上好时候?

东东 24岁 互联网运营

我原本是杭州一家银行的职员,后来在链家的上海总部找了份数据运营的工作,正式变成了一个“互联网民工”。

不到两个月,我还在学习基本的业务知识,还没有转正,办公室就传出了人员优化的消息。公司可以内部转岗,给的却是行政这种岗位,我主动放弃了。整整一个月,他们也没让我干活,我每天就是打卡,出去面试也没人管。

之后有一天HR找我去聊,当场签了离职协议,赔了两个月的工资。不过我直到最后离职,也没有得到确切的优化原因,只是老板一拍脑袋,觉得这个部门不需要了。

16位互联网人讲述:我所经历的裁员

图 / 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