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科技发展资料 ,深圳视纳科技有限公司

古兹曼:从穷小子到全球第一通缉犯(组图)

时间:2019-12-28 23:48:22 | 作者:爱科技网 | 点击: 141 次

古兹曼的第三个妻子,前美国选美冠军克罗奈尔

 

古兹曼的第三个妻子,前美国选美冠军克罗奈尔

古兹曼的第三个妻子,前美国选美冠军克罗奈尔

 

墨西哥大毒枭华金·古兹曼


  6月20日,美国众议院监管和政府改革委员会投票通过决议,认为司法部长霍尔德藐视国会,理由是霍尔德未能交出一些文件资料。这些文件是关于一个名叫“速度与激情”的失败行动。“速度与激情”是2009-2010年由位于亚利桑那州的美国烟酒枪炮及爆裂物管理局的警员执行,目标在于监控墨西哥毒贩联盟购买武器。这个部门对一部分武器的流向失去了线索,导致数以千计枪支下落不明或落入毒贩手中。

  作为全球毒品贸易最活跃的地区,美墨两国一直都把打击边境的贩毒和偷渡作为最重要的任务。不过,墨西哥的大毒枭们却一次次躲过了打击,“顽强”地存活下来。

  A

  毒品:从2000到100000

  去年8月的一个下午,在洛杉矶郊外的一家医院,前美国选美冠军艾玛·克罗奈尔产下一对双胞胎女儿。这在当地成了一个不小的新闻:不仅仅是因为克罗奈尔前选美冠军的身份,更是因为这对双胞胎的父亲是墨西哥极为富有的贩毒大王华金·古兹曼。

  现年55岁的古兹曼是一个极富传奇性的人物,一个墨西哥农村的穷小子,通过自己的奋斗建立起庞大的财富帝国,根据福布斯杂志的估算,他的身家在10亿美元以上。

  每年,从墨西哥贩卖到美国的毒品,有一半以上是他的贩毒集团经手的,本·拉登被捕之后,古兹曼“光荣”地登上了全球第一通缉犯的宝座。或许是忌惮于古兹曼的恶名,在孩子的父亲一栏中,克罗奈尔留了空白。

  在墨西哥,这个身高仅仅155厘米的“矮子”(古兹曼外号)是一个半人半神的人物: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全,他雇养了一批军队;在贩毒事业上,他比任何一个前辈和对手都要“成功”。

  毒品贸易是世界上最为暴利的行业,贩毒集团花2000美元就能在哥伦比亚或秘鲁买到一公斤可卡因;来到墨西哥,一公斤可卡因的身价就飙升5倍,达到10000美元;越过美墨边境,按照批发价,一公斤的可卡因能卖到30000美元;如果是把这一公斤可卡因分包出售给各地的零售者,就能卖100000美元比黄金还值钱。这还仅仅是可卡因,锡那罗亚贩毒集团的产业链从毒品贩卖的上游延伸到下游,大麻、海洛因、甲基苯丙胺等也是他们的主要经销产品。

  美国司法部公布的数据显示,哥伦比亚和墨西哥的毒品巨头们,每年能在美国市场上赚到180亿到390亿美元。即使按照180亿美元来计算,墨西哥的毒枭们也能分得66亿美元,锡那罗亚贩毒集团作为贩毒“航母”,控制了40%到60%的墨西哥毒品市场,也就是说,古兹曼的公司每年至少有30亿美元的收入,跟Facebook不相上下。

  B

  墨西哥,离上帝远,离美国近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说,古兹曼的“成功”完全得益于美国“对毒品的大量需求”,世界上最大的毒品输出国和最大的毒品需求国是领土接壤的紧邻。19世纪末的墨西哥独裁总统波费里奥·迪亚斯就曾经说:“贫穷的墨西哥,离上帝很远,离美国却很近。”

  从2006年开始,墨西哥就打响了一场“禁毒战争”,迄今为止,已经有5万人在这场战争中丧生。现在看来,这场“禁毒战争”已然失败,墨西哥的毒品贸易愈发猖獗。数千页的法庭纪录,大量伏法的毒贩口供,还有美墨两国的政府官员的说法,这一切都显示:锡那罗亚贩毒集团不仅在经济危机和“禁毒战争”中生存下来,而且还不断壮大了。目前,美国边境大片的土地都在它的掌控之下。

  古兹曼有着比联邦快递和亚马逊书店还要复杂和精妙的物流系统,在这个系统中,毒品和资产的流动都秘密地进行着。为了避免被抓或被打死,这个物流线上的人时不时地会转移阵地。这个强大的物流系统,使得锡那罗亚成为有史以来最长命、盈利最丰厚的贩毒集团。

  锡那罗亚是墨西哥的一个州,位于墨西哥西部,太平洋沿岸。跟“黑手党”的老家西西里一样,锡那罗亚也是墨西哥黑社会的最大的根据地,这里自古以来就是暴力分子的摇篮和避难所,也是这个国家历史上众多臭名昭著的毒枭的老家。古兹曼就出生在这里,他上到小学三年级就辍学了,在阅读和写作方面,他很不在行,即使写给情妇的书信,也是他人捉刀。上个世纪80年代,古兹曼加入了瓜达拉哈拉卡特尔,这个贩毒集团的掌门人就是被人称为“教父”的菲利克斯·加拉多。

  C

  “黄金搭档”的“辉煌岁月”

  为了运送毒品,1986年开始,古兹曼跟一个名叫马丁内斯的飞行员合作。不到5年时间,他就编组了一个拥有数百架小飞机的航空队来为古兹曼运送可卡因。一时间古兹曼和马丁内斯成为了毒品贸易的“黄金搭档”。

  后来,马丁内斯被捕,在审讯中,他回忆那段“辉煌岁月”时说:“日本、印度、香港、欧洲,古兹曼像章鱼一样野心勃勃得想把他的贸易扩展到全世界去……每年12月,古兹曼都会把100万美元的分红装在行李箱里送给我。”

  1989年,“教父”加拉多被捕,贩毒集团分裂。一番博弈之后,古兹曼只分得了从西墨西哥到美国亚利桑那州的一条贩毒通道。从那时起,锡那罗亚贩毒集团就建立起了方式多样的毒品流通渠道。在空中,跟哥伦比亚的供货商合作,他们把毒品藏到小型私人飞机和客机上,甚至是动用自己能搭载13吨货物的波音747s来走私毒品;在海上,货船、渔船、快艇、甚至是潜艇都成为他们进行走私的工具,如果遇到海岸警卫队的搜查,他们就把毒品丢入大海销毁证据,即使人被抓住了也不会有事。

  D

  上百条地下贩毒通道

  为了防止大麻走私入境,美国人在亚利桑那州和墨西哥之间修建了一道高科技的围墙。

  不过,美国司法部药品管理局前局长米歇尔·布劳恩说:“墨西哥的走私者们很容易就越过了这道高科技围墙。起初我们还纳闷他们到底是怎样做到了,经过调查我们才发现,他们是用巨大的投石器把上百磅重的大麻发射到美国来的,我们花大钱建立起来的高科技防线,轻易地就被这种有着2500年历史的玩意儿给突破了。”

  古兹曼对毒品走私的最大贡献,在于他主持修建了一条从墨西哥通往美国的贩毒地下通道。

  上世纪80年代,古兹曼聘请了一位建筑师设计了这条地下通路,这条通道长200英尺,沿着美墨边境修筑,北接美国亚利桑那州道格拉斯城锡那罗亚集团的一处仓库,南连位于墨西哥阿瓜普列塔的一间住宅,这所住宅的主人正是锡那罗亚集团的一名律师。

  这条地下贩毒通道联通之后,古兹曼骄傲地告诉马丁内斯:“那些哥伦比亚人有多少毒品,都给我运过来吧。”自从有了这条暗道之后,锡那罗亚集团的物流系统又上了一个台阶。马丁内斯称:“我们运送完毒品驾飞机返回哥伦比亚的途中,刚刚运来的毒品就已经流入洛杉矶市场了。”

  后来,这条暗道被发现了,古兹曼又转变了走私方式。他在瓜达拉哈拉开了一家罐头厂,把可卡因等毒品真空密封在罐头里,再把这些罐头出口到美国,这些罐头大都进入墨西哥人在加州开的食品店。这些罐头里的毒品换回来的钱,全都打捆装入行李箱,通过飞机航班运回墨西哥,机场人员在收受贿赂后,会保证无人插手。

  不过,古兹曼真正的杰作还是那条地下通道,后来,墨西哥的毒枭们又陆续修建了上百条地下贩毒通道。这些地道越来越高级,有的修上了电车路线,有的还辟出了深达半英里的地下仓库。

  E

  越狱,

  成了一个谜

  今年6月21日,墨西哥当局公布扫毒重要“战果”,称已逮捕大毒枭华金·古兹曼之子赫苏斯·阿尔弗雷多·古兹曼。然而,时隔一天,当局不得不承认犯了“张冠李戴”的错误:把一名汽车经销商误认为小古兹曼抓了起来。这个大乌龙让墨西哥和欢欣鼓舞的美国都很尴尬。之所以抓错人,是因为他们太想抓到古兹曼了。

  其实,古兹曼早在1993年就曾被抓住过,但是他在被引渡之前,就成功“越狱”,他越狱的经过,也成了一个谜。

  1993年,古兹曼到机场搭乘飞机时,曾遭遇伏击。在这起事件中有7人不幸丧生,其中还包括一位德高望重的枢机主教胡安·吉瑟斯·波萨达斯。古兹曼本人虽顺利逃生,但枢机主教遇害,令墨西哥官方十分被动。教廷和国际社会都开始对墨西哥政府施压,此事发生16天后,古兹曼就在关岛被军方捕获,交回到墨西哥手中。

  被捕后,古兹曼因贿赂和贩毒等罪名被判罚20年监禁,送到一座高度设防的监狱中服刑。

  不过,和那些入狱的黑帮头目一样,“高度设防”=“高度奢华”。古兹曼几乎买通了所有的狱卒,这让他可以在自己的牢房中看电视、点餐;而要联系自己的业务伙伴时,他甚至可以使用手机;实在不行,他们还可以直接来“探监”。除了合伙人,他的妻子和情人们也会过来,而他在狱中也可以服用伟哥之类的药品。

  就这样,古兹曼在狱中一直享受到了2001年。美国坚持要把古兹曼引渡回国,就在引渡前夕,他成功“出逃”。

  官方给出的解释是:古兹曼结识了一个监狱社工,在越狱前,他告知值班狱卒,说这个人要帮他把一些黄金偷运出去。结果到了那天,真正藏在车里的却是古兹曼本人。

  古兹曼越狱的真相究竟如何,无人知晓,因为当晚所有的监控录像在案发后都已被抹去。

  重获自由的古兹曼,除了继续与警方周旋外,同时发动了大量的帮派战争,截止到2006年底,已经有超过35000人在斗争中丧生。

  F

  为什么

  抓不到古兹曼

  墨西哥政府对古兹曼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不断挑衅的古兹曼和来自各方的压力也让墨西哥政府不得不采取行动。

  古兹曼通常在崎岖不平的乡间山地活动,所以抓到他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警力可能还未进入他的领地,就已经在视线开阔的丘陵地形中暴露了。当然,古兹曼的锡那罗亚集团也有保护伞:2008年的一份情报文件中指出,在古兹曼前往奇瓦瓦州视察大麻种植园的过程中,至少三次出现了军方车队同行。

  和其他的黑帮老大一样,古兹曼也有不少奇闻轶事。古兹曼曾到一家餐馆中吃他最喜欢的牛排,但在露面之前,有一伙贴身保镖先行收缴了店里所有人的手机,并不准任何人出入。古兹曼在用完餐后,归还了他们手机。为了让大家消气,他还为现场的所有人付清了账单。

  美墨缉毒官员认为,抓捕这位头号毒枭对于打赢毒品战争起到的作用并不大。他们更关注的问题在于如何瓦解贩毒集团的网络,破坏毒贩的运作。可是如果能抓捕古兹曼,“虽不能止息混战,可毕竟是一个巨大的胜利。” ·赵鹏 编译·

  赵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