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星明科技有限公司

民间技术创新与创业是提升中国科技创新能力关键

时间:2019-12-29 11:18:54 | 作者:爱科技网 | 点击: 139 次

民间技术创新与创业是提升中国科技创新能力关键



  —MIT“技术创新与创业论坛”新论多多


  光明网讯

  5月17日,麻省理工学院(MIT)斯隆管理学院在京举办了“技术创新与创业论坛”。论坛按“技术创新与风险投资”和“技术创新与技术创业的转化”两大议题展开,并结合“技术创新与大数据创业”、“技术创新与教育创业”和“技术创新与能源创业”三个案例,进行了深度讨论。

  MIT斯隆管理学院的副院长、《斯隆管理评论》名誉总编兼顾问委员会主席黄亚生教授从宏观的角度探讨经济发展模式的问题。他指出,过去三十年间中国经济发展主要依靠大规模的资本及人力投入,只有30%的经济增长基于生产力的提升。而这30%中又有60%是基于农村人口转移到城市,并非基于组织创新、技术创新。他重申,中国经济如果要长期发展,必须改变现有经济模式、企业模式和社会发展模式,必须要加大创新在经济发展中所起的作用。

  中国长期依赖投资、外需驱动型经济已经面临瓶颈,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提高自主科技研发能力的重要性,已经被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但长期以来,中国的科技发展依赖自上而下的国家战略推动,对自下而上,基于技术创新的创业行为关注不足。这导致了技术发展更多地体现为政府意志,而非自发行为。从而令不少新技术无法经受市场检验,也无法为实体经济的发展提供支持。

  黄亚生教授对MIT的创新和创业模式进行了介绍,他指出,世界上有两种科技体制。一种是科学共和体制。它是一种拥有学术自由、学院自治的开放体系。另一种是政府共和体制,政府控制研究机构和大学,并任命大学高级管理团队。人类历史上技术发展、科技发展成功的例子都在科学共和,而不在政府共和。MIT是科学共和的典范,它有杰出的学术研究,77位诺贝尔奖得主曾在MIT学习或工作。MIT的另一个重要特点是其“知行合一”和“政产学研”的模式。教授一方面做基础的科研,另一方面他们有充分的自由和时间去创业和创新。有一项研究表明MIT校友创办的公司,年运营收入在2010年超过2万亿美元。如果将其视为一个独立的经济体,其GDP在世界排名第11位。

  黄亚生教授认为,当前,科技创新是提高社会生产力和综合国力的战略支撑,已经成为各界共识。而提升中国科技创新能力的关键,在于改变以政府主导的创新模式,鼓励民间的技术创新与创业。

  麻省理工产业及企业合作(MIT ILP)中国代表、《斯隆管理评论》联合出版人兼总编郭明先生就MIT和ILP的创新模式进行了介绍,他通过一系列统计数据分析了麻省理工学院在与全球产业界合作方面所取得的突出成果,并对产业及企业合作机制的运作模式做了详尽说明。此外,郭明先生参与了麻省理工产业及企业合作在大中华区的工作,旨在同具有全球战略的民族创新领军者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助其实现技术上的战略升级,同时和部分中国创新领军科技园及区域建立系统合作,共同探索中美乃至全球创新机制建设的模式范例。这是继上世纪70代初,为帮助日本制造业转型,麻省理工产业合作于日本设立代表处之后的,正式全面运作中的区域整体战略合作。截止2013年,陆续建立合作的中国领袖企业及管理机构包括:华为、国电集团、国家电网、东方电气、神州数码、新奥、平安保险、江苏省及无锡市政府等20家。

  MIT斯隆科技创新、创业与战略管理副教授皮埃尔路阿祖莱(Pierre Azoulay)做了题为“突破性创新的激励机制”的主题演讲。皮埃尔指出创新不可分割、不对等和不确定的内在特性,使得提供有效的创新激励机制变得非常困难。皮埃尔比较了奖励和授予控制权这两种不同的激励机制。他指出,奖励的优点是只酬谢成功的创新,鼓励多种多样的方法和途径,既能吸引以金钱为目标的创新者也能吸引追求名誉的创新者,以及允许低成本解决方案的涌现。但奖励的缺点是没有学习的“溢出”效应,有浪费资源的重复劳动和授奖者违约的风险。皮埃尔将授予控制权进一步细分为授予排他性控制权,如专利和版权,和授予非排他性控制权,如开放科学。他指出,排他性控制权的优点是鼓励开发经得起市场检验的产品,且具有公开性和可交易性的优势。但它的缺点是执行成本高,让创新者容易受拖延的伤害,阻碍累积型研究,以及必须依赖完善的专利体系。开放科学作为一种激励机制具有自由、开放和合作的特点。它允许研究者自己选择研究项目,将研究成果在科学界发表,并选择组建跨越公司边界的研究团队。这三个特点让研究者青睐这种机制,它能帮助研究者保持自主独立,维持其在专业界的地位,并建立强健的社交网络。但这三个特点也让雇主对这种机制心存疑虑。雇主担心研究者所选择的项目不能与公司的战略契合,不具有商业可行性。雇主还担忧这种机制可能会带来的机会成本、泄密事件和人员变动。皮埃尔强调应该根据问题的具体情况,设计适合的创新激励机制,并介绍了激励机制设计的方法和设计时需要注意的问题。

  MIT斯隆管理学院高级讲师、麻省理工学院马丁路特拉斯特创业中心的董事总经理比尔路奥莱(Bill Aulet)介绍了《自律型创业:24步教你打造成功的初创企业(Disciplined Entrepreneurship)》。他指出,很多人认为创业能力无法后天习得,成功创办公司的人拥有与生俱来的、其他人所没有的品质。这观念是错误的,他向人们展示如何将由创新所驱动的创业,分解为一系列由24个步骤组成的行为。其中包括市场细分、量化价值主张、界定核心业务、绘制赢取顾客的流程图、验证关键假设、制定产品计划等。

  香港中文大学EMBA教授、香港青年企业家发展局董事、前哈佛大学商学院亚太区研究中心主任劳维信做了题为《技术创业的商业模式设计》的主题演讲。在介绍了商业模式设计在整个创业框架中所处的位置之后,他强调了商业模式创新的重要性,指出一个新的商业模式有时会促生一个全新的行业,并介绍了商业模式设计的五元素架构。

  清华科技园发展中心主任、启迪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梅萌介绍了清华科技园发展的聚集、聚合、聚焦、聚变—四聚模式。他强调营造完整的创新创业生态体系的重要性,并具体介绍了清华科技园的创业教育课程。

  来自MIT斯隆管理学院、MIT斯隆管理评论、清华大学、香港中文大学、经纶国际经济研究院、微软亚洲研究院、1366科技、中央电视台、BP石油、浩然资本、重庆两江新区、清华科技园等的专家学者、创新创业人士、商界人士、媒体人士及政府官员300人参与了本次论坛。 (周记)

  作者:周记来源来源:光明网-科技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