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科技 中国科技

被抛弃的明星创业者:破产、清算和新周期

时间:2019-12-29 17:48:01 | 作者:爱科技网 | 点击: 197 次

2019年,是明星公司的破产年和清算年,也是创业明星被抛弃的一年。暴风集团创始人冯鑫身陷囹圄,“国民老公”王思聪丢掉了光环,罗永浩带着新项目登场却依然债务缠身,而贾跃亭还没有回国。

他们中有些在项目倒下前就已经着手撤离,大部分依然挣扎着寻找东山再起的可能。2019年,在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商业模式四大创新形式中,显然科技创新更为扛压,但商业创新在淘汰掉一批战略摇摆、管理混乱和过分扩张的企业后,仍将在新周期中扮演重要角色。

商业创新“破产”

2019年正月刚过,程序员李斯就收到了来自虎牙直播的offer,“虎牙这边没面试(就给offer),真随意,但工资也没涨”,这是今年3月离开熊猫直播前,他对时代财经描述的情形。

年初熊猫直播关停的消息传出前,李斯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在他看来,公司市场部门资金捉襟见肘、长期缺位,2018年11月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王思聪投资的IG夺冠,这桩本该让熊猫直播大出风头的喜讯,最终却成为其他平台品牌建设、营销宣传的抓手。在百度搜IG词条,排在前位的也都是其他直播公司。

熊猫倒下,是王思聪事业的一个转折点。整个2019流年不利,熊猫直播、香蕉计划和普思资本等公司先后关停或遭股权冻结,王思聪本人已于11月19日被法院下达限制消费令,名下房产、汽车、存款等财产一度被封查。连去年大出风头的IG,也未能延续夺冠的成绩。

2018年10月,熊猫直播创始团队成员、COO张菊元曾宣称,2019年Q1熊猫直播将宣布从巨头手中拿到融资,估值超50亿元,同时,公司2018年底还将启动上市,香港、美国交易所都在考虑范围。

事实是,熊猫直播在2017年5月融资后,直到宣布倒闭时的22个月,在融资上都颗粒无收,管理层寻找了至少5个潜在的投资方和多种方案,最终都没有解决资金缺口。

2018年钱荒就已经来袭,VC行业进入整合年,寒冬来袭,“地主家也没有余粮”。面对融资困境的不仅仅是熊猫直播,ofo、锤子、乐视,这些明星企业创始人都在全力以赴的寻找种种生的可能,却只能面对越来越渺茫的希望。

“何时退押金”成为ofo整个2019年日复一日面临的拷问,这迫使公司绞尽脑汁挖空最后的用户价值。2018年11月,ofo与互金平台合作,允许用户将押金转为平台特定资产,被指出卖用户个人信息;2019年3月,ofo上线折扣商城,诱导用户将押金兑换为金币在商城消费,并将此举视为自动放弃对押金索取权。

ofo在“花式退押金”的路上越走越远,但截止2019年12月,依旧有1600万用户在排队等待退还押金,按照人均99元押金计算,这一数字达到16亿元之巨。

商业模式创新已经沦为花式圈钱的代名词。2017年与新东方俞敏洪、创新工厂李开复、乐视网CEO梁军等一同出席世界互联网大会的戴威,今年以来再没有在公开场合露过面。

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最新的消息,今年11月27日,宁波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法院对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和戴威发布了消费限制令。目前,戴威身上共有34条消费限制令,比贾跃亭还多出两条。

清算明星项目

2019年是创新商业的破产年,也是明星项目的清算年。

自2019年10月13日,贾跃亭宣布在美国主动申请个人破产重组以来,远在美国的贾跃亭与中国的100多位债权人展开了一场追债的拉锯战。

“尽管我已经放弃一切,变得一无所有,但是有了尽责到底的希望,这也让我感到很欣慰。”在今年11月份给债权人的信中,贾跃亭称,还债、回国、把FF做成,活着就有百万种可能,希望债权人允许其打工还债。

贾跃亭表示,已陆续偿还了超过30多亿美元债务,待偿还债务约36亿美元,减去已冻结待处置国内资产及可转股的担保债务,目前债务净额约为20亿美元。

今年4月,大洋另一端的乐视网已经被暂停上市,根据《创业板上市规则》,如果被暂停上市后的一年,净资产仍然为负或是净利润/扣非后净利润为负,乐视网将被交易所实施终止上市。

受资金危机影响,乐视网今年前三季度收入规模明显缩小,实现营业收入3.82亿元,同比下滑71.6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01.94亿元。截至三季度末,乐视网总资产79.24亿元,总负债216.5亿元,资不抵债差额超过137亿元。这意味着,乐视网最快将在2020年发布2019年年报后退市。

同时,由于乐视的资金问题和债务问题,乐视网总部乐视大厦面临被拍卖的风险。10月,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发布公告显示,将于11月18日在司法拍卖网络平台公开拍卖北京乐视大厦,起价约6.78亿元。为此,乐视网提起执行异议后缴纳了612万元的诉讼费,才使得原定于当日开始的乐视大厦拍卖中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