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宜能高科科技有限公司

诉讼缠身的沃得农机闯关创业板,曾两次大手笔分红,总额30亿

时间:2022-01-14 09:17:22 | 作者:爱科技网 | 点击: 173 次

  今天,星光农机(603789.SH)的一则投资者互动引起了银柿财经记者的注意。有网友对星光农机股价长时间“织布机”式的走势提出了疑问,称公司股价比有绿鞋机制的中国移动还稳,而星光农机也就此认真的做了大段回复,为公司的“价值”叫屈。

诉讼缠身的沃得农机闯关创业板,曾两次大手笔分红,总额30亿

图源:同花顺

  不过今天记者想说的主角并不是星光农机,而是一家被星光农机告上法庭的公司——江苏沃得农业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沃得农机”)。 

  公司和实控人诉讼“缠身”,案值上亿 

  星光农机和沃得农机又是因为什么闹上了法庭呢? 

  前不久,沃得农机创业板IPO披露了第二轮问询回复函,更新了一版招股书,其中提到了两家公司的恩怨。 

  招股书显示,星光农机认为沃得农机侵害了自己的专利权。与沃得农机同时被星光农机起诉的还有一家名为湖州精耕农机有限公司(沃得农机的经销商,以下简称“精耕农机”)的公司。三者之间存在5起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案件和1起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案件。 

  星光农机在证据材料中主张沃得农机型号为4LZ-6.0EKQ的履带自走全喂入式谷物联合收割机侵犯自己的专利。请求法庭判令被告人沃得农机和精耕农机停止侵权并作相应的赔偿。 

  六起诉讼,星光农机共要求沃得农机赔偿3.74亿元,目前案件一审尚未判决。 

  2021年至2021年6月,沃得农机分别录得营业收入41.35亿元、46.26亿元、69.77亿元和35.74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7.28亿元、7.58亿元、11.47亿元和3.54亿元。 

  以最近一年2021年财务数据作比,星光农机要求的赔偿额占沃得农机当年营业收入的5.36%,占当年净利润的32.61%。 

  沃得农机方面表示,针对涉案的6项专利,公司均已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无效申请并得到受理。 

  在首轮问询回复中,沃得农机答复深交所称,若公司被法院认定侵权且法院判定公司对原告星光农机予以赔偿,上述赔偿将增加公司的额外支出,但不会实质影响公司的生产经营及持续经营。同时表示,公司拥有相对完善的产品部件替代方案,替换相关产品部件综合新增的成本支出相对较低,对公司的综合毛利率影响较小,不会对生产经营及持续经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除了上述和星光农机之间的专利权纠纷,沃得农机实控人之一的王伟耀及其关联企业还与地产公司江苏泰禾锦城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禾锦城”)存在股权转让纠纷。 

  记者梳理发现,沃得农机的实控人系王伟耀、张阿美夫妇,两人通过丹阳实业合计间接持有沃得农机73.62%的股份,沃得国际、沃得重工、沃得工程机械、沃得起重机(以下简称“沃得四公司”)均是王伟耀控制的企业。 

  天眼查资料显示,泰禾锦城由南京泰禾鸿运置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禾鸿运”)100%持有,而泰禾鸿运系知名地产商泰禾集团(000732.SZ)的全资子公司。 

  2021年9月,沃得四公司与泰禾锦城签署了《关于江苏沃得宝华休闲度假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沃得宝华”)之股权转让协议》,约定沃得四公司将合计持有的沃得宝华100%股权作价31.79亿元转让给泰禾锦城并约定了泰禾锦城分期向沃得四公司支付对价及各期付款条件。此外,各方约定泰禾锦城为沃得宝华承担债务6.24亿元,股权转让对价和债务承担价款共计38.03亿元。王伟耀作为沃得四公司的实控人出具了连带责任担保函。 

  但是,截至2021年1月,泰禾锦城在支付了25.65亿元的交易对价款后(其中股权转让款19.60亿元,为沃得宝华承担的债务款6.05亿元),再未按照协议付款。 

  而后,沃得四公司将泰禾锦城告上法庭。与此同时,泰禾锦城也起诉了沃得四公司和王伟耀,诉讼理由为:沃得四公司存在违约行为,沃得四公司未能完成相关承诺和约定,致使泰禾锦城无法对沃得宝华进行建设开发。泰禾锦城请求法院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判令沃得四公司返还股权转让款及沃得宝华债务承担款,并赔偿违约金和损失,合计29.97亿元,并要求王伟耀承担连带责任。 

  目前,该案件一审尚未判决。沃得农机回复深交所称,沃得农机并非案件当事人。同时,沃得宝华名下资产评估价值为32.33亿元,王伟耀也具备足够的资金能力。该诉讼导致王伟耀承担较大债务的风险较低,不会对沃得农机控制权和股权结构的稳定性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大手笔分红 

  记者注意到,2021年,沃得农机曾大手笔以现金方式分红26亿元;2021年,公司再次分红4亿元,两次分红总额高达30亿元。 

  沃得农机称,公司历次分红,实控人并未直接获得分红款。这些分红大部分被用于了归还关联方的资金占用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