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盒停止运营、最右全网下架、聊天宝无疾而终,互联网创业迎来洗牌与重塑

时间:2019-04-16 08:04:22 | 作者:爱科技网 | 点击: 200 次

摘要:在挤掉互联网泡沫的2019年,拨开眼前的阴霾,穿过风口的假象,看到未来的希望和转机,回归和坚定创业的本心,是这些互联网创业者们眼前最重要的事。

天下网商实习记者 章航英

最近,定制女装搭配平台壹盒在官方公众号发布了一篇告别信,宣告2019年4月3日正式停止运营。

2017年12月上线的壹盒定位白领阶级女性,为其提供服装定制和搭配业务。平台会根据用户身材、风格、款式需求偏好等数据,每月为用户推荐6-8件单品及专属服装搭配建议,用户在收到的“盒子”中挑选喜欢的服装进行买单,剩下的再包邮退回。

由于契合了很多都市女性没时间逛街、不同社交场合服装搭配、追求时尚质感的需求,壹盒的发展势头一度不错,去年9月的合作品牌就达到数百个,积累了近10w的会员,并于去年获得了来自红杉资本领投的A轮融资,不过具体的融资金额并没有公开。

壹盒停止运营、最右全网下架、聊天宝无疾而终,互联网创业迎来洗牌与重塑

壹盒在“告别文”中并没有对停运原因做过多解释,只是用“特殊原因”来略过。不过,在评论区的留言可以看出一些问题。很多留言都表达了对壹盒的不舍和感谢,证明这个模式具有一定可行性,也积累了一些用户基础。但是在模式创新之外,衣服的款式和质量却并不尽人意。

值得注意的是,一个月前壹盒公众号还发布了一篇文章,宣城要进行服务升级和搭配升级。

壹盒的停运,只是当下严峻的互联网创业环境的一个缩影。

过去20年,互联网行业的繁荣是建立在不断增加的人口红利之上的。从对用户的争夺到对用户时间的争夺,各家互联网公司产品都卯足了劲儿。不过,CNNIC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到8.29亿,互联网普及率达到59.6%,互联网红利正在消逝。

去年年末开始,出现了一大批互联网公司的上市潮,有人开玩笑“港交所的钟都不够敲了。”由于看到了这一种增长情景,早日上市变现便成为许多互联网创业公司紧迫而必要的选择。并且,市场上的热钱也越来越少,投资越来越偏向头部互联网公司。

此外,互联网创业公司还面临着监管的趋严。

汇集幽默搞笑话题的“最右APP”被称为是社区清流, 定位是传递快乐和正能量。目前“最右”已经经过4轮共超1.4美元的融资,就在2个月前还获得小米领投的8000万美元融资。

壹盒停止运营、最右全网下架、聊天宝无疾而终,互联网创业迎来洗牌与重塑

然而,最近这款APP在全网下架,官网也显示“系统升级”中。虽然最右APP官方微博解释,此举是为了从内容和技术层面进行全面升级,为用户带来更好的体验。3月29“最右”声明,已经完成了对审核系统的重构和优化,下周将优化反垃圾系统,升级智能内容识别引擎。

壹盒停止运营、最右全网下架、聊天宝无疾而终,互联网创业迎来洗牌与重塑

随着平台的扩张和用户群体的扩大,“最右”经历了很多社交平台都会经历的“晦暗时刻”。

最右内容审核能力跟不上发展的步伐,一些低俗内容大行其道,甚至出现了人身攻击和网络暴力。去年5月至9月,“最右”因擅自从事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遭到三次行政处罚,累计被罚21000元。“最右”不得不主动下架整改,维持内容质量与用户、监管之间的平衡。

毕竟,与“最右”有着相似模式的“内涵段子”在去年永久关闭的前车之鉴,还在眼前。

至今“最右”APP下架已经超过10天,何时能上架依然是一个未知数。

壹盒停止运营、最右全网下架、聊天宝无疾而终,互联网创业迎来洗牌与重塑

事实上,即使是明星创业家,聚集着巨大的资金、流量,仍旧在这波互联网“洗牌中无法避免被淘汰的命运。比如,王思聪的熊猫直播先后经过5轮融资,A轮过后估值就超过24亿,结果还是免不了破产的结局。罗永浩的“聊天宝”也曾经火爆一时,却最终草草收场,成为一个罗永浩无法实现的“社交梦”。戴威的ofo在经历退押金风波后苦苦支撑,在内部严查贪腐后,最近的动作是要在三四线下沉市场推广新的代理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