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创业:草根玩不起的游戏

时间:2019-05-15 01:32:47 | 作者:爱科技网 | 点击: 90 次

原标题:电商创业:草根玩不起的游戏

  “我在几个电商平台都开了店,平均毛利润40%左右。但扣除人工、房租等费用以后,剩下的钱几乎都投给了电商平台做推广。”来自北京的网商小余说,“不做推广没钱赚,做了推广也没钱赚,我们陷入了一个困局”。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四川、山东、吉林、浙江等地调研发现,“生意好做钱难赚”使不少中小网商越来越头疼,推广费成为影响收益的重要成本。不少受访网商坦言,网店的“推广支出”已经达到甚至超过销售额的20%。

  不少中小网商表示,“三难”困境———融资难、创新难和盈利难———就像分流器,让电商从“草根游戏”变成有钱有渠道的人才能玩的“高富帅竞赛”,普通创业者想成功的概率已经越来越低了。

  新业态遭遇“老”管理

  “邮政部门叫停我的依据是不符合《邮政法》相关规定,具体来说就是没有获得从业资格证的快递员和仓储中转场地。”谢勤无奈地说,“如果我改了,就又变成了一家传统快递公司,创新还有什么意义?”

  在几家大型电商平台都开了网店经营服装生意的绍兴企业主陈先生,原先是做传统纺织品生产出口的。近几年外贸形势不好,他和几个生意伙伴一起投资做起了服装网销的生意。在传统纺织品生产销售领域,陈先生坦言:“虽然企业做到年销售额上亿,但利润平均不到5个点,过去几年主要靠出口退税政策,以及偷漏税的方式勉强活着,再也不想这样搞企业了”。

  他满怀希望投入了电商领域,在今年上半年,公司销售800万元,毛利率60%高达左右。但他另外算了一笔支出账:网络广告投入30%,电商平台销售扣点5%,人员及运作费用40%,以至于不仅没有纯利润,网络销售还处于亏损中。

  “开发新客户成本太大了,我们现在就利用微信等新媒体做推广及老客户分享返利活动,争取把老客户维护经营成粉丝,节约出来的成本争取变成利润。”陈先生说。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北京见到来自四川成都的电商创业者谢勤时,他正在不停打电话托人“找门路”拜访相关部门负责人。

  谢勤是四川创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其公司开发的“人人快递”手机A PP在上线,注册用户通过顺路捎带快件,就能得到10元到40元不等的报酬。1年多时间,这款应用便获得了超过500万注册用户,但此后却在武汉、洛阳、上海等地被邮政部门“叫停”。

  忙着在成都、北京、上海等地找相关部门汇报沟通的谢勤说,他是长期从事物流研究的专业人士,几年前自己拿出3000多万元投入“人人快递”软件的研发。

  “邮政部门叫停我的依据是不符合《邮政法》相关规定,具体来说就是没有获得从业资格证的快递员和仓储中转场地。”他无奈地说,“如果我改了,就又变成了一家传统快递公司,创新还有什么意义?”

  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表示,新业态、新产业来势汹汹,传统监管模式遭遇挑战,而新的管理模式和行业秩序又没有方向,这是当前互联网产业与传统行业、监管部门矛盾爆发的核心所在。

  “电商创新的底线是不能做危害公共安全、扰乱经济秩序的业务,人人快递目前没有这种业务,政府应该创造更宽容的环境对待这种创新。”成都市物流处处长张弛说。

  谢勤也认为,自己的公司本质上是一家电商平台,不该由邮政部门管。但他表示,对有关部门的处置决定,企业也只能一城一地地谈,“总之不轻易打官司,还是努力以汇报沟通为主”,这名充满着创新精神的年轻企业家自嘲说,“乔布斯也不是谁都想当就能当的。”

  在采访中,一些中小网商依靠较为出色的营销增长额拿到了风险投资,但更多的企业仍然对融资“有需求、没办法”。

  “做网商2年多下来,已经烧了2千多万,都是几个个人股东投的。”网商陈先生无不忧虑地说,“互联网公司都是轻资产,没有抵押物,银行不肯贷款。我们也不知道这次转型还能挺多久。”

  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的10多位中小网商纷纷表示,“靠银行贷款是条死路”,他们大部分寄希望于引进风投资本,但成功者极少。

  网商小余近期拿到了一笔50万元的投资,但等待他的是较为痛苦的股份再分配。不少中小网商表示,如果拿不到银行贷款,就只能拿原始股给各类投资人进行融资,遇到好的投资人不干涉企业经营还好办,就怕一些愿意出钱但又“难缠”的投资人。

  “不仅每天打几十个电话来问你的各种经营情况,还设置苛刻的二轮、三轮融资条件,对企业来说也是不可承受之重。”一位中小网商说。

  规模小缺乏话语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