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科技有什么

智能制造如何補齊人才缺口

时间:2019-12-27 21:36:48 | 作者:爱科技网 | 点击: 191 次

智能制造如何補齊人才缺口

上海市楊浦職業技術學校汽車維修班的學生在進行實操訓練。新華社記者 劉穎攝

讓記者沒想到的是,一個研究高性能計算機的中國工程院院士,竟然在一場職業教育論壇上“訴起了苦”。

“現在都在說互聯網行業進入‘下半場’,主題變成了產業互聯網。可是,能為傳統行業賦能的‘碼農’在哪裡?誰培養?怎麼培養?”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科學院計算技術研究所所長孫凝暉的思考,由一次院地合作引發。在那次合作中,他的研究團隊試著對某地的拖拉機進行智能化改造,派了一堆博士去實地考察、寫代碼。“可傳統行業薪資對這些博士並不具有吸引力,這種工作模式難以普及。”孫凝暉期待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新一代技術能下沉到技能型人才培養裡,“有這樣的支撐,我們的產業互聯網才靠譜”。

和孫凝暉有著同樣焦慮的,還有中科院院士、西北工業大學常務副校長黃維。

“今天,顛覆性技術創新成果設計得出來、制造不出來的例子屢見不鮮,制造工藝核心技術不過關而導致生產事故的情況時有發生。”在黃維看來,除了要為傳統行業賦能,顛覆性成果制造人才也正面臨巨大缺口,“技能人才能力水平和操作規范與顛覆性產品研制要求不匹配,技能人才結構老齡化,智能化產品生產高技術人才急缺。”

兩位院士的焦慮,折射的是我國技術技能人才供給與經濟需求之間的結構性失衡。職業教育如何為經濟高質量發展賦能?要朝著哪些人才缺口發力?解決哪些短板問題?在近日召開的中國職業教育學會2019年學術年會上,這些話題成為學者們討論的焦點。

報欠賬:到2025年,制造業十大重點領域人才缺口將近3000萬

缺的,不只是懂人工智能、能制造出尖端產品的技能人才。

近日,中國就業培訓技術指導中心發布的《2019年第三季度全國招聘求職100個短缺職業排行》顯示,車工、焊工、機械設備安裝工、汽車生產線操作工等制造業相關的技術類工種佔據近三分之一榜單。而此前發布的《制造業人才發展規劃指南》則預測,2020年制造業十大重點領域人才短缺將超過1900萬,在2025年這個數字將近3000萬。

“這不只是總量的缺口,還是結構性的缺口。”論壇上,中國職業教育學會會長魯昕指出,在關鍵技術領域仍然存在著許多“卡脖子”的問題:“目前我國急需四類人員:高端研究人才、科技成果轉化人才、轉化成果行業應用人才、生產服務一線的技術性人才,而職業教育就承擔了后兩種人才的培養,佔整個高等教育結構的70%。”

北京大學創新研究院院長王茤祥特別同意黃維對當前人才結構的判斷:“你在做科學研究的時候,有專業知識就夠了,但要做到應用,實際上是需要多學科、多種知識的。現在的研究型大學很難把這類人才培養出來,職業教育應該在這些方面有所注重和加強。”

“過去我們產業結構升級往往聚焦於產業自身,而對人力資源對產業發展的支撐作用重視不夠,所以產業轉型升級的人才缺乏、技術缺乏問題比較突出。”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黨組成員、副主任王一鳴指出,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創造了經濟快速發展的奇跡,但同我國轉向高質量發展的要求相比,同世界工業強國相比,我國產業基礎能力依然薄弱,產業工人整體素質、技術、技能水平不強,“新一輪科技革命和高質量發展對產業升級提出了由結構標准轉向效率標准、由技術升級轉向系統升級、由產業思維轉向體系思維的新要求,因此職業教育要把教育鏈、人才鏈與產業鏈、創新鏈有機地銜接起來,真正建設教育、人才、產業、創新協同發展的現代制造體系。”

理家底:缺教學內容革新、缺雙師型教師、缺職教科研人才

補上經濟高質量發展的人才欠賬,職業教育還存在哪些短板?

重新定位職業教育,樹立、落實職業教育與經濟社會發展同頻共振的理念,成為與會學者的共識。

論壇上,魯昕梳理了70年來中國職業教育發展的五大重要經驗,排在首位的就是“與國家發展階段相契合”:“從1949年到1991年,我國處於農業經濟向工業經濟轉化的階段,生產力水平低下,我們在計劃經濟背景下依托國有企業和企業主管部門建立了技術和工程教育體系,很多本科院校、高職都是當年的老中專升格來的。此后,經濟體制市場化改革方向明確,改革舉措不斷深化,我們以地方政府為主導承接和建立了大量職業技術學校,不斷擴大招生規模、增加培養能力。但到了今天,新一代信息技術革命引領經濟轉型、產業升級,我們必須重新定位職業教育,要契合國家發展階段、要培養適應科學技術進步和生產方式變革的技術人才。”

具體到職業教育教學過程內部,不少專家指出,目前職業教育教學存在滯后性問題日益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