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库科技有限公司 ,中国电子科技集团第二十八研究所

2019世界十大科技-无人驾驶开向低谷

时间:2019-06-13 13:00:56 | 作者:爱科技网 | 点击: 82 次

18个月,一家无人驾驶初创公司的估值从3千万美元蹿升至8亿美元,翻升20多倍,成为行业明星,并在鼎盛时期拿到行业最大单笔融资。此后创始人内讧,不到半年公司便破产清算。

这家名为Roadstar的无人驾驶公司,并不是业内唯一一家争端不断的公司。

数据显示,2018年自动驾驶零部件和方案供应商融资额由2017年的53.69亿元上升到162.31亿元。“行业太热,估值一下子被炒起来,人心一定会膨胀。”云启资本董事总经理陈昱告诉燃财经。

伴随着巨额融资进场,行业形势却让人难言乐观。此前新京报记者就曾针对国内无人驾驶创业公司进行观察,至少有10家公司提出在2018年实现各种形式的高级自动驾驶的商业计划,结果纷纷以“跳票”收尾。

2019年,无人驾驶走入了“冰火两重天”的境地。一方面,鲜有资本和创业者再像以前那样探讨乘用无人驾驶,乘用无人驾驶走入瓶颈期;另一方面,货运无人驾驶异军突起,成为投资人眼中的香饽饽。

究其原因,无人驾驶仍面临技术不成熟、路测量有限、制造成本居高不下、法律法规不适应等困境。

未来,无人驾驶将如何驶出低谷?

无人驾驶遇阻:团队内讧、投资人逃离

中国的无人驾驶,起步时风光无比。

2015年,时任百度高级副总裁的王劲在一手搭建起百度无人驾驶事业部后,喊出了“三年商用,五年量产,十年改变出行方式”的口号。

口号惊人,但又振奋人心。百度的无人车开上北京五环,成为国内无人驾驶行业的标杆。随后几年,国内出现的多家无人驾驶明星企业的创始团队,均有百度的身影。

比如,彭军联手“楼教主”楼天城于2016年12月创立小马智行,佟显乔、衡量、周光于2017年2月创办Roadstar,王劲联合韩旭、杨庆雄于2017年4月创办景驰科技。

景驰科技被人熟知的原因,是一场官司。2017年初,景驰风头正盛,百度突然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将王劲及景驰科技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成为“中国自动驾驶第一案”。百度的诉讼理由包括:王劲违犯竞业限制约定招揽百度员工、在职期间注册与百度有直接竞争关系的新公司、离职前未返还存有重要商业机密的电脑等物品。

持续一年的诉讼没有明确结果,景驰的融资节奏和发展步伐却被打乱。为了自救,股东最终于2018年2月在董事会上炒掉王劲,对外宣称其身体不适需要休养。

此后,元气大伤的景驰改名文远知行,王劲则被外界传言在南京创办“中智行”。文远知行又将中智行和王劲等告上法庭,称其窃取自己的商业秘密,中智行又提出反诉。来来往往,该案至今仍未得出定论。

相比景驰科技,Roadstar创始人的内讧则有点“玩火自焚”的意味。2019年1月,Roadstar前任CEO佟显乔联合现任CEO衡量在公司公众号上发布罢免时任CTO周光的公告,将三位联合创始人之间的不和摆上台面。此后,三个人与其背后的天使及A轮投资人,陷入了长达数月的纠葛,中间夹杂着私藏代码、数据造假、收受回扣、私自买P2P理财产品、倒卖固定资产、核心团队出走等一系列闹剧。

最终,曾在2018年5月获得1.28亿美元A轮融资,创下国内无人驾驶领域单轮融资最高纪录的明星公司,在10个月后便进入破产清算。

就在Roadstar破产清算后的一个月,一篇《我为什么逃离无人车公司》的帖子在网上流传。文章以某自动驾驶公司工程师的口吻,讲述了他在这家自动驾驶公司遭遇的怪现状:以国家名义讲故事、以技术认知偏差忽悠地方和企业,威逼利诱给工程师画饼,挖角同行窃取代码……一番操作,自动驾驶成了圈钱牟利的好工具。

就连投资机构,在2019年也鲜有投资暂时无法商用的乘用无人驾驶公司。甚至有投资机构明确表态,不投无人驾驶了。“大家都承认乘用无人车的市场很大,但是落地时间比较长。资本的耐心是有限的,如果这么高的估值还要等这么长时间退出,科技发展的好处事例,不划算。估值太高,投不动了。”云启资本董事总经理陈昱称。

燃财经梳理近年国内主要的无人驾驶创业公司的融资历程,其中2017年、2018年达到高峰;到了2019年,融资金额和数量出现大幅度下降,仅有的几笔融资纪录,几乎都被货用无人驾驶创业公司拿走。

近几年国内主要自动驾驶创业公司的融资情况

制图 / 燃财经

迟迟未能落地的乘用无人驾驶,走入瓶颈期。

18个月估值翻升20倍,资本暴增的人性恶果

就在国内无人驾驶行业开始爆发的前夜,资本已经嗅到了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