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落后云时代 变成“专利流氓”

时间:2019-05-15 01:10:30 | 作者:爱科技网 | 点击: 200 次

    “你可以把这次裁员看成一个标志性事件。甲骨文的问题积重难返。”一名接近甲骨文的业内资深人士说,现在到了公司要做重大决定的时刻。

    在他看来,传统IT企业甲骨文过于顾及到当前利润,自身转型缓慢,导致市场逐步被蚕食。未来3年,企业客户从传统IT转向公有云的速率还会继续加速,留恋传统数据库时代的甲骨文这次是真急了。

    落后云时代失去市场

    据业内人士观察,过去5年,甲骨文虽然意识到云计算的重要性,但在策略上,还是太在乎盈利,尽量延缓公有云的推进。

    为了向云业务转型,甲骨文发起了多次收购。但在基础设施领域,甲骨文远远落后于其他竞争对手,造成很多企业没有意愿购买甲骨文的基础设施服务。

    亚马逊、微软和阿里已经进入软件2.0时代,强调微服务、容器化,大规模预警,加入人工智能的应用……而甲骨文还在1.0时代,把自己原有技术架构的灵活性说成是云,其推出的云产品,核心技术还是围绕传统数据库——一些本来就不是云时代的技术。

    埃里森当年曾称“亚马逊云计算很落后,不值一提”、“甲骨文云服务比亚马逊AWS快24倍,技术先进20年”。不过,后者给了埃里森有力一击。

    2018年11月29日,亚马逊AWS的CEO安迪宣布,“到2019年1月,在甲骨文上运行的亚马逊数据,有88%将在亚马逊自己的数据库上运行”。他告诉记者,在数据库方面已经脱离甲骨文了,预计2020年初将彻底移除甲骨文的数据库软件。这意味双方10余年的合作伙伴关系将结束,甲骨文也失去了亚马逊这一大客户。

    随着更多企业上云,曾经的后辈们,正在变成难以赶超的竞争对手。

    在全球云计算市场,其市场份额远远落后亚马逊AWS、微软Azure、谷歌云。根据最新一季财报显示,甲骨文云服务和授权支持业务营收为66.62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65.87亿美元相比,增长仅1%。

    反观另一巨头微软,发现在云计算市场落后时,其CEO萨提亚·纳德拉牺牲眼前利益,坚决以云业务优先,投资未来。微软云此后一路直追,现在排名全球第二。 微软市值也由2014年纳德拉上任时的3000多亿美元,成长为全球市值第一的企业,一度突破万亿美元。

    奋起直追才是唯一的出路

    在中国,甲骨文云服务表现反复,延误了时机。早在2015年,甲骨文就传将与腾讯云合作,从而使得本地化的数据中心在中国落地。但之后进展缓慢。

    2017年8月,时任甲骨文高级副总裁及中国区董事总经理李翰璋,在一次小范围媒体采访中称,“甲骨文和腾讯云在中国的合作即将落地,未来两三个星期内,甲骨文的设备将进入腾讯的数据中心”。但是,作为云计算部门的工程师李瑞记得,当时协议并未谈妥。

    甲骨文总部随后终止了这一合作。

    如今,在中国市场,甲骨文的云计算市场份额被归类为“其他”。李瑞认为,甲骨文云业务在中国开展不起来,与在中国的数据中心迟迟未落地有很大关系,与其他友商竞争不在一个层面,让部分客户受到限制。

    事实上,甲骨文方面明确,中国区裁员只是全球调整的一部分。今年3月,甲骨文确认,在美国加州裁员300多人,多为软件开发人员。甲骨文公司在确认裁员的公告中表示:“随着云业务的增长,我们将会平衡资源,对研发队伍进行重组,确保手下员工合适公司发展,为全球客户提供最优质的云产品。”

    这得到了部分证实,裁员的同时,甲骨文也在招人,包括高薪招聘亚马逊AWS和微软云的人士。

    实际上,甲骨文当下遇到的难题,也是很多传统IT企业共同的挑战——问题积重难返,格局瞬息万变。有资深业内人士判断,甲骨文转型之路不会好走,当下唯一的出路是破釜沉舟、奋起直追,才有重生的机会。

    四处碰瓷成专利流氓

    更可恶的是,没赶上云计算的甲骨文,不是迎头追赶,而是开始走上了四处碰瓷的道路,成为人人头疼的专利流氓。

    多年来,甲骨文频繁发起专利侵权诉讼,通过起诉对手来获取巨额赔偿费用,惠普、谷歌、苹果都曾被它告上法庭。

    毫无疑问,在经营不善、营收持续下滑之际,甲骨文靠四处起诉侵权,也能获得可观的收入。

    但必须要说,这种专利流氓的行径是可耻的。

    埃里森公开“碰瓷”中国

    2018年10月份,埃里森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公开表示:

    “我认为盗用我们的知识产权为他们(中国)带来了巨大的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