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科技化 ,深圳与北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淘集集破产、土巴兔资金难,互联网烧钱思维反噬凶猛

时间:2019-12-28 07:30:34 | 作者:爱科技网 | 点击: 68 次

2019年,互联网企业的“暴雷”故事还在上演,只是年底成了高发期。

12月,持续数月之久的淘集集资金链断裂风波,最终以淘集集向破产认输而告终,那个曾被投资者觊觎“拼多多第二”的明星创企,倒在了去往罗马的道路上。

无独有偶,据华商报《互联网家装寒冬已至?》一文报道称,土巴兔四年亏损已超30亿,成立11年之久的互联网家装头部平台,陷入资金链紧张的发展困境。此外据近日江湖老刘等自媒体爆料,很多平台商家艰难讨要欠款,也有相当部分商家选择离开这颗“大树”。

淘集集和土巴兔虽在不同赛道,一个是电商创企,一个是互联网家装老玩家,但它们所面临的资金链问题,却有着相同的诱因逻辑,即过度押注互联网思维从而被其副作用反噬。

淘集集的“唯数据论”

回顾淘集集过山车般的成长,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淘集集的死亡不突然,而是必然。

2018年8月,淘集集上线,主打社交电商,与拼多多如出一辙。没有人会否认,淘集集就是冲着下一个拼多多去的,连名字都那么像。

也许是社交电商风口太强,也许淘集集真的掌握了一些窍门,在拼多多、阿里和京东混战的社交电商战场,淘集集竟然意外地撕开了一条巨大的口子,野蛮生长了起来。

2018年11月,易观数据显示,淘集集环比月活跃用户增长排名第一,并拥有超1000万月活跃用户。而此时,距离淘集集正式上线,还不到3个月的时间。淘集集就像拼多多的子集,但却有着比拼多多还要辉煌的战绩。

“第二个拼多多”的迅速崛起,成功吸引了众多投资者的眼球,2个月大的淘集集,拿到了4200万美元A轮融资,估值一跃为2.42亿美元,为其背书的投资者亦是头部级别,比如老虎环球基金、DST等。

在投资者看来,在令人眼花缭乱的社交电商APP中,淘集集是最像拼多多的那一个,在社交电商的风口下,淘集集最有可能成为第二个拼多多,走上融资上市的道路。

淘集集没有让投资者失望,拿到融资后的淘集集以近乎疯狂的补贴模式,再度揽获了超越想象的用户规模和增长速度。2019年8月,一岁的淘集集公布了非常豪华的数据:注册用户达到1.3亿。

当外界以为淘集集将继续获得大额融资,估值扶摇直上的时候,危机突然爆发,创始人张正平的一封致供应商和代理商的道歉信,揭开了淘集集光鲜外衣下的伤痛。

在信中,张正平将淘集集的发展以及困境悉数罗列,称新一轮融资遇到极大困难,并面临众多供应商上门挤兑货款的难题。值得注意,张正平在信中特别提到:“这里我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过多的时间花在了融资身上,想通过融资来解决当前增长的问题,延误了最黄金的自救期,策略上边选择了继续亏损获取用户。”

至此,外界才知道,明星创企淘集集,原来已经成为了一个内外交困,被投资人抛弃的挣扎者。而淘集集的一亿多用户,都是靠不健康的补贴和烧钱引来的,粘性和可持续性很难有什么保障。

后来,淘集集曾有一线生机活过来,以供应商债转股的方式重组淘集集,但张正平最后表示,淘集集再次被“放鸽子”,接盘投资者原来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12月,淘集集再也无法挣扎,属于淘集集的高光时刻,从此落幕。

从淘集集的发展来看,在社交电商和“拼多多第二”的诱惑下,一味地看重数据增长,从而忽略补贴的可持续性,以及健康的发展模式,是淘集集轰然倒塌的根本原因。擅用互联网打法的淘集集,在“唯数据论”的发展方法论下,却成为了造福数据,而非造福供应商和投资者的失败者。

没钱还不好好用的土巴兔

与淘集集相似,一路走来的土巴兔在用钱上似乎也越来越不得法门。

2008年,土巴兔在深圳诞生,三年后,土巴兔获得第一轮融资。此后,在互联网家装模式的带动下,土巴兔增长迅速,2013年,土巴兔推出一年的APP注册用户达到300万。

随着土巴兔的平台盘子越来越大,土巴兔需要用钱的地方越来越多,2014年和2015年,土巴兔连续完成B轮和C轮融资。当时作为投资方的58同城CEO姚劲波,还表达了对土巴兔的极高期望:做成深圳仅次于腾讯的互联网公司。

土巴兔没有想到的是,2015年的C轮融资却成了自己的最后一轮融资。在那之后,土巴兔开始寻求上市融资,2018年8月,土巴兔寻求香港IPO,但经过一番折腾后,土巴兔失败了,当时有文章指出其IPO失利原因或许在于“无证经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