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创科技招聘 ,深圳市开立科技有限公司

手机和移动互联网如何过早扭曲孩子的三观?

时间:2019-12-28 07:54:56 | 作者:爱科技网 | 点击: 56 次

手机和移动互联网如何过早扭曲孩子的三观?


在驱车从城里赶回乡下的路上,同行的二哥、二嫂和我聊起现在的孩子的教育问题,二哥的独生儿子小峰正读初三,年后不久就得参加中考了。

说起小峰的学习,二哥摇摇头:“是有那么点机灵劲儿,但是不用在学习上,他有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你问他迈克·杰克逊穿多大码的鞋子,他可以清楚地告诉你,让他算个加减乘除,那头就大了。”

“还指望他来个冲刺,可现在的孩子都已经没有我们那个年代的那种学习危机感和动力了,都是手机给害的。”二哥轻轻叹口气,“要拿走孩子的手机就像取了他的命,难呐!”

印象中关于孩子沉迷互联网的激烈讨论,游戏首当其冲成为批判的靶子。我便不由得安慰一句,“男生嘛,开窍快,何况游戏也能锻炼大脑反应,也不全是坏事,多劝劝,让孩子收收心,成为一匹黑马也不是不可能。”

当时我并未意识到,所谓的孩子沉迷互联网问题其实早已远远溢出了网络游戏的范畴,认为孩子沉迷互联网就是沉迷于手机游戏的观念实在还是太狭隘,而认为仅是男孩子被手机“俘获”了,那也不是事实的全部。回到家中,我发现刚上初一的小妹妹一边写着作业,还一边抱着手机时不时翻动几下子时,便对妹妹开始了长长的“审问”。

在中小学学生群体中,使用移动互联网的主体不单单是男生,女生同样是手机的高频使用者,所谓“沉迷”和“娱乐”也需要重新界定。有的孩子无论课堂上还是课间中,无论在学校还是在家里,都捧着手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有的孩子则不会将手机带去学校,但只要一回到家里,那就是机不离手、眼不离“手”,屁股往沙发上一坐,休想让他挪个窝儿;而有的孩子则会很克制地在周末、假期或者完成课内作业后才刷手机……说他们玩游戏也不完全正确,游戏是玩的,但仅游戏本身并不能承包他们在线上所有的娱乐体验,刷快手、抖音是娱乐,看漫画、网络连载小说、视频也是娱乐。更客观地说,除了娱乐,孩子们可以在手机上完成他们部分的社交需求,甚至学习需求。在公交车上也常看到几岁的孩子刷着妈妈的手机通过启蒙游戏学习物品的分类,也看到邻居两三岁的小不点“吃鸡”的段位甚至比成年人高。而这种景象在乡村和城市的分野越来越模糊,随着智能手机造价成本的不断降低,无线网络的覆盖范围的不断扩大,手机和网络的可及性变得越来越高,哪怕家境一般的孩子也能配上一部可以上网的手机。

可见,单用“沉迷”和“娱乐”这几个字难以清晰、准确地描述孩子们使用手机的真实状况,甚至还掩盖了诸多使用手机的事实——不分性别、城乡、贫富,并且愈加呈现低龄化和全面深度嵌入的特征——娱乐、社交、学习等等,不论所谓优等生还是差生,高年级学生还是低年级学生,都不存在用不用、玩不玩手机的差别,只存在用多少、玩多久的差别。

甚至这种深度嵌入的情况超乎我们的想象,以致于简单地对孩子说一句“我要没收你的手机”几乎成为不可能。我尝试着将妹妹的手机没收一段时间,很快便陷入了窘境。她在完成作业的过程中总会遇到不甚明白的语词、概念,查字典并不能解决问题,哪怕是我在场,也不得不借助互联网这一工具。后来我发现,在他们的老师所布置的作业内容中,有好些项目是需要借助手机去完成的,比如各项安全知识的教授需要孩子在家中通过下载各色应用软件和小程序去学习并反馈学习情况;英语老师会时不时发送新的英语单词和文章让孩子跟读练习;语文老师要求阅读的课外篇目也是不能落下……诸如此类,没有多少家长可以清闲到时时在场监督孩子使用手机的程度,将手机交予孩子自行使用既是迫不得已亦是必需。

而孩子们的线上社交也比我们所认为的要复杂。线上社交不仅指依托特定的APP进行线上的对话交流、信息沟通,还指只有参与特定的虚拟社区里的互动才能顺利实现线下的社交,线上社交成为实现线下社交必经的途径,比如,你要是不刷短视频,那么第二天同学们私下讨论的一些有趣的话题就没有你的份儿,或者你要在某个短视频社交平台中成为某个同学的粉丝,不然友谊会打折扣。小妹妹说,他们班女生大体可以分成两个团体,学习好的和学习不好的,学习好的中等生和优等生都会看些特定主题的网络小说,比如奇幻类小说《魔道祖师》、《天关赐福》、《人渣反派自救系统》……通过阅读这些小说,她们共享一套带有特定含义的能指系统,建构一套互动暗语和“志同道合”的身份标识,逐渐形成一个优秀生的亚文化群体;学习成绩差一点的学生更多地使用手机刷快手、抖音、微博,也会看网络小说,但“兴趣比较广泛”,什么都会刷都会看。虽然这两个学生亚群体并不具有清晰而硬性的认同边界,甚至并不将班级里的所有学生涵纳进去,但若想要足够地合群、健谈,就得花些时间在获取相关信息上,哪怕是好奇心的驱使,也足够带动一部分同学去打开手机下载各种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