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发达的图片

互联网治理、虚假新闻、网络隐私、网络主权……

时间:2019-12-29 21:02:29 | 作者:爱科技网 | 点击: 117 次

联合国大会于2018年针对网络及其信息安全问题建立开放式工作组,今年12月,该工作组邀请该领域专家、学者、非政府组织代表共聚纽约联合国总部,听取他们在网络安全治理方面的意见。
北京师范大学网络法治国际中心执行主任、中国互联网协会研究中心秘书长、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咨询监督专家、联合国网络安全与网络犯罪问题高级顾问吴沈括教授也应邀赴会。期间,他接受了联合国新闻专访,对互联网治理、网络军事化和政治化、虚假新闻、网络隐私和网络主权等问题发表了看法。

互联网治理、虚假新闻、网络隐私、网络主权……

联合国新闻图片 | 联合国网络安全与网络犯罪问题高级顾问吴沈括
此次不限名额工作组对话会议于12月2-4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旨在针对国际社会如何应对互联网及信息安全领域面临的挑战、共同寻找对策听取非政府组织、学术界和行业专家的意见。
作为长期致力于网络安全和网络治理的中国专家和学者,吴沈括在会议讨论中阐述了对网络治理的一些看法。
他认为,现在各国政府、民众对于网络安全、信息安全问题十分重视,在这一背景下,这次对话会议就是为促成在联合国层面对此问题做出集体回应而进行的一次集体思考。

互联网治理、虚假新闻、网络隐私、网络主权……

Han Hu | 2019年12月2-4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不限名额工作组对话会议
他指出,现在的技术、经济和社会构成和之前有很大的变化。目前来看,各方对于在联合国框架下多边机制的展开及形成相应的解决方案,有着更为强烈的期待,且是以实际的诉求作为支撑的,不单单是价值观的认同,更多的是对实操、对问题实际解决的强烈意愿。
广大与会代表强烈表达的一个观点就是:希望以问题解决为导向,以风险管理为导向,在联合国层面有更多国际法工具的新设计以及国际法机制的新安排。”
网络基础设施面临风险
吴沈括表示,网络空间国际治理和国际关系的一个深水区,是网络基础设施所面临的风险,它牵涉到网络基础资源的配置以及组织管理等诸多结构性问题。“最为明显的是关于域名的分配机制,还有服务器的配置机制,都是比较突出的国际关切。”
目前,这个问题总体的进展比想象要慢。“从历史上看,在技术发展过程中所产生的特定国家对于域名分配权力的支配性以及服务器资源的战略性优势,加剧了互联网基础资源分配不均、地域性差异比较强烈的态势。”

互联网治理、虚假新闻、网络隐私、网络主权……

毒品与犯罪问题办公室图片 | 联合国人权专家表示,澳大利亚政府近期提出的网络安全立法提案可能削弱澳大利亚乃至整个世界的网络安全
他指出,在战争等特殊情况下,“如果具有明显技术优势的资源配置方对另一个相对劣势方发起在互联网基础资源配置层面的限制乃至剥夺,这对于弱势国家在网络空间中的数字化存在是一个非常直接和严重的危险”。
随着国际治理和国际关系发展,公众追求公平正义,多边国际对话不断展开,这一问题越来越受到各国重视。“但目前还缺少有效的国际对话机制以及推动国际改革的平台和渠道。随着国际信息通讯技术安全多边对话的展开,各国在该问题上迟早会有更直接的交锋和博弈。”
网络安全政治化
吴沈括指出,当下在世界范围内,网络安全存在着某种政治化趋向。
“目前该领域一个非常重要的议题是关于供应链安全的判断。在供应链安全的判断过程中,现有的一些做法包括审查来自第三国家的政治因素。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定程度上可能出现和商业逻辑、业务逻辑以及技术逻辑的背离,而把更多的考察重点关注到第三国的政治环境。”
从学界的思考角度,网络安全问题从本质上首先是一个技术问题,因此有必要在技术层面寻找相应的解决方案。而当前的操作方式,“一方面没有解决安全的核心关切问题,另一方面容易造成各国民众之间、各国政府之间信任水平降低”,有可能成为新的国际安全不稳定因素。

互联网治理、虚假新闻、网络隐私、网络主权……

国际电信联盟图片 | 脸书“泄密门”、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由意图“封杀”华为通讯设备等都侧面表明,数字和通讯技术正对国家政策和百姓生活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
他表示,新技术全方位普及应用与传统政治、经济生活的深度融合导致国际社会受到若干国家网络安全政治化立场影响,各利益相关方对此表示担忧。对此,需要在国际层面建设更多信任和合作机制,形成关于网络安全问题的良性循环,避免政治化可能伴生的消极后果。
“这是目前摆在各国面前的一个当务之急,也是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各国际组织有必要积极作出贡献、提出解决方案的一个重要切入点。”
网络安全军事化
吴沈括指出,对于网络空间军事化问题的讨论在近几年的国际安全会议场合快速升温。尤其在数字化发展浪潮中,这一问题的重要性和关注度有了空前的提升。
目前就学界而言,主要关注的问题包括网络空间中负责任国家行为规则体系的建设。“第一是自动化致命武器的研发,第二是人工智能武器系统的研发,第三是基于军事目的对于某一特定国家的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