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怎样发展科技

科技新闻资料摘抄短文-马云在证监会最新演讲:是我创造了“互联网金

时间:2019-06-12 18:22:06 | 作者:爱科技网 | 点击: 103 次

每经记者 孙宇婷

    今日(2月10日)上午,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携核心智囊团--蚂蚁金服CEO彭蕾及集团首席技术官王坚,赶赴首都北京,为中国证监会机关干部带来一场主题为“互联网金融”的座谈会。《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此次会议马云、王坚、彭蕾轮流发表了精彩演讲,前后耗时约150分钟,参会的皆为证监会内部人士。

    谈及为何会邀请马云交流,证监会相关负责人坦言,“因为我们身处互联网时代,作为监管者,科学小知识10字,了解我们的时代特征,了解互联网时代,了解互联网金融十分重要,证监会各位同事一直处在监管一线,跟上时代步伐,是我们做好监管工作的必备前提,因此以马云董事长开头,我们的创新部今后会推出一系列前沿问题的讲座。”

    好了,废话不多说,让我们直接进入主题吧。以下内容为记者节选。

    马云:今天主要是借机会跟证监会的同事做一个交流。我应该对各行各业其实都不专业,因为不专业,所以我用专业的态度跟各行各业去交流。我并不认为自己是个专家,我觉得对电子商务也好,互联网也好,我们做了15年,互联网我是从95年开始的,刚好20年,这20年我看到了中国互联网的高速变化,我可能是中国第一个做互联网商业应用的人,那时候我在杭州做互联网,知道的人并不多。但20年过去以后,这20年互联网对整个中国带来的变化之大,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而且未来10~20年,我相信互联网会更加影响真正生活的方方面面。但是可能30年以后,这世界就不会有人谈互联网了,也没有人谈电子商务,因为这就像今天没有人把“电”本身当作高科技一样。

    这两年,我其实算是争议挺大的,尤其这几天,争议越来越大(场下笑),我也习惯了,确实有时候很委屈,这个东西怎么会这样,但是想想看,在这个国家以前很多事情发展并不那么快速,以前很多东西发展没有那么好,不管怎么样,我自己觉得很荣幸,也很有福报。金融界前几年,在互联网金融方面,我们发展的有点猛。其实互联网金融这个说法也不知道怎么会提出来,我到上海参加一个叫什么金融论坛上面,我本来是不想讲任何话,后来领导说赶紧去讲两句,我就被他们拉到会场上讲,说了一个词叫“互联网金融”,反正就自己编了个说法,没想到后来影响那么大,这个词对中国金融界未来的影响会越来越大。

    没有中国经济的发展,没有互联网的发展,我们是走不到今天的。要不是最近的麻烦,我们曾经是全世界市值前十位的企业,那时候我们也问自己:我们怎么比沃尔玛还大,比GE还大,比我们的偶像IBM还要大,我们告诉自己,我们远远没有别人想象的那么强大,一家只有15年的公司,全部都是年轻人,凭什么你今天可以成为市值前十的公司,是人们对中国、对未来的期待。我们要冷静客观地讲,市值不代表你,是代表别人对你的信任。

    我们这帮人其实不能干,今天比以前能干多了,今天的人才也比以前多,钱也比以前多,技术也比以前好,但是如果让我们重新走一遍,我们是一定走不到今天的,这个时机过去了。所以,如果你还想生活在昨天是没有机会的,你必须去创造未来。

    两周以前,我们在杭州成立了一个湖畔大学,专门招创业者,我认为企业家是很难被培训出来的,而是被发现被训练的,所以我在杭州构思了近7年时间,我们成立了中国民营企业的大学,要求也挺高,要求这个人必须有3年的创业经验,必须有30名员工以上,必须缴纳3年税收,必须有三个我们认同的企业家推荐,进来以后,我分享给大家的不是MBA里面的张三李四成功案例,我们专门分享张三李四怎么失败的,只有学习人家失败经验的企业,才能走向未来。商场如战场,在商场上,你活着回来就算赢了。有些死角是不能进去的,有些欲望是不能跨过的,有些底线是绝对不能碰的,这些做到之后,公司才能活,只有活下来才有希望。

    目前互联网很重要的一点是,IT向DT(Data Technology)的转移,这不是技术革新,而是思想观念的革新。IT时代很重要的是以我为中心,DT时代是以别人为中心,叫利他主义,DT讲究分享,我知道的你也得知道,大家都知道了才有机会,DT时代必须是Transparent(透明的),我自己觉得从IT到DT最重要的是,你必须思考利他主义,你必须思考你的组织、你个人以及一切问题的透明化,你必须懂得并学会分享。

    当前的十大互联网公司,美国6个,中国4个,欧洲、日本、韩国都没有,大家想过没有,中国是唯一第一次起跑线跟美国几乎一样的。一年前我到美国去,格林斯潘(前美联储主席)问了我半个小时关于互联网金融的,拿了只笔认真地记录,我回来之后还给我写了一封信,他说,我从来没想过还有互联网金融这个东西,美国怎么没有?我跟他说,中国电子商务发展的那么厉害,亚马逊加eBay,可能再加上前十大网站,或许还没有淘宝一家大,原因是什么?坏人肯定想是假货(场下爆笑),真正的原因是,中国原来的商业基础设施太差,诚信体系太差,所有的关卡导致互联网出来之后,电子商务成为了主流,而美国原来的商业环境实在太好,所有电子商务只是传统经济的补充,所以,美国电商很难起来。美国金融也是太完善了,以致于互联网金融无法介入。

    当人均收入在5000美金的时候,是这个国家假货最厉害的时候,日本、韩国、美国、英国都有过,中国正在开始,所以我觉得这是个社会问题,你只有面对它,正视它,但是你是不可能解决它。假货,人类社会存在这天有,到灭亡这天还会有。没办法的,我自己觉得不是互联网没节操没底线,如果没节操没底线,它不可能成为中国经济的主流之一,但是里面一定有很多困难。

    彭蕾:各位早上好。先做一个小调查,在淘宝上买过东西的举下手(场下喧闹一阵),看一下,我们在座的还是蛮多的,谢谢,然后有余额宝的举下手(场下又是一阵喧哗),好,谢谢。如果是给证监会的各位领导和监管者做一个分享,我就特紧张,但如果是面对这么多用户的话,我的心里就特别坦然。

    从最初的支付、到余额宝,到招财宝,我们是整个的理财产品交易平台,到互联网保险,到未来甚至包含互联网股权融资类。

    我想,互联网金融不管是马总创造的也好,还是专家渲染的也好,它已然成为了今天非常热的一个话题,我想从阿里巴巴,尤其是支付宝11年的发展,来向各位阐述一下,为什么我们走到今天,我们过去在做什么,现在在做什么,未来还要做什么。

    互联网上这些创业的小商家,他们对于股权融资的需求是非常强烈的。我们在前年还关停了很多店铺,原因是什么,有一些卖家发展的很好,他需要钱,但又觉得贷款太贵,他有10万个熟客,他就把店的股份切成若干份,再卖给他的用户,后来我们认为它是非法筹资,就把它给关掉了。但是这样的需求真的非常普遍。

    类似这样的需求我们怎么去满足,我们也是希望跟会里保持一个沟通,给他们搭建一个桥梁。同时,今天还有很多在淘宝、天猫平台上成长起来的企业,已经在准备IPO,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新闻,天猫大概有数十家原创品牌的商家现在已经准备去IPO,这就是互联网的力量。这个对监管可能形成新的认知上的挑战,怎么去衡量它的商业模式,怎么去衡量未来的利润增长空间以及投资者回报等等。

    至于蚂蚁金服接下来怎么发展,我们拟出了“十六字”方针,不管做什么都不会改变的:第一,稳妥创新。稳妥是说必须要尊重金融的规律,这是在余额宝发展过程中给团队最大的启发和提醒,余额宝出来那年,很多监管机构来调研,包括做宏观货币政策的监管部门都会来做调研,现在的体量已经大到不能用游戏的态度去面对,要求我们必须提高理论水平、风控能力,以及与监管协调沟通的能力;第二,服务实体。今天蚂蚁金服下面有小贷,包括我们正在申请银行牌照,有理财、有支付,还有保险,那所有的这些多必须回到服务实体,更好地帮助中小企业创新和创业,帮它解决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帮它提升资金周转效率问题,让投资者可以有更多的投资渠道,享受到更平等的金融服务的机会;第三,激活金融。每天余额宝申购赎回笔数大概有700万、800万笔,一个基金公司每日的处理量如此之大,这也逼传统金融机构去提升技术能力和服务能力,同时,对于传统的金融机构,包括银行和大型证券公司、保险公司,他们也要去思考怎样去拥抱互联网时代。第四,拥抱监管(场下一阵笑声)。我看大家都在笑,传统理念上,监管者和从业者是猫和老鼠的游戏。最重要的互联网精神就是透明,我们不觉得自己有足够的能力去面对今天如此复杂的政治环境、社会环境和金融发展的宏观环境,我们真心认为,监管层的问话是给我们做的一次次体检。我们与监管机构共同的前提是存在的,监管层重视鼓励创新,我们企业也非常渴望创新,如果中间有冲突,那基于这个前提,任何事情都是可以坐下来谈的。监管关心的是透明和安全,我们现在都在采取行动,跟人民银行汇报,因为我们有那么多的备付金,最近也会发生像P2P跑路等各种各样的问题,而且我们这么大体量,作为监管机构不担心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现在正在内部做一些项目,准备把我们的备付金业务体系向监管全透明,任何监管部门来看任何数据都是实时的。我们希望用自己的数据和技术能力,可以在透明监管上,树立一个行业标杆。

    目前跟会里面,除了余额宝之外暂时没有别的业务,现在跟人民银行做备付金监管透明化项目,6月份上线。未来在互联网证券,包括基金方面有一些业务的话,近几年科技的创造,也希望跟会里有这样的探讨和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