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信检测科技有限公司 ,我国科技发展的资料

澎湃思想周报|美国通胀与房租飙升;新一代互联网的反乌托邦

时间:2022-01-17 21:17:57 | 作者:爱科技网 | 点击: 115 次

美国通胀与房租飙升危机
据《商业内幕报》报道,尽管美国工人在2021年经历了几十年来最强劲的工资增长,但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他们的工资增长还不足以超过通货膨胀。2021年12月,全美通胀率进一步上升,消费品和服务价格同比上涨7%,高于11月6.8%的涨幅。这一增长速度反映出近40年来价格的最大同比涨幅,加剧了持续数月的高通胀。[1]另一方面,劳动力短缺导致企业迅速提高工资,争相重新招人,但对于大部分民众而言,通货膨胀下飞速增长的物价与房租已经让他们难以承担。

2021年12月1日,美国通货膨胀不断攀升,物价飞涨,让许多工人的生活陷入困境,他们甚至买不起日用杂货和食品。

2021年12月1日,美国通货膨胀不断攀升,物价飞涨,让许多工人的生活陷入困境,他们甚至买不起日用杂货和食品。

通货膨胀与房租上涨
据彭博社报道,2022年的通货膨胀可能集中发生在租房市场。数据显示,截止2021年11月,租金是美国消费物价指数的最大组成部分,虽然疫情初期(2021年)租金迎来了小幅下降,但在2021年房租再次反弹,由于长期合同的存在,房租一旦上升就很难回落。[2]此外,夏洛特戴维森学院的经济学教授维克拉姆·库马尔表示:“许多租约在年底到期,随着租约的调整,租金将迎来更大涨幅。与疫情相关的租金控制和援助计划的到期也可能导致租金上涨。”
2021年秋季,许多租户经历了大幅的租金上涨,将他们逼向承受范围的极限。据《纽约时报》报道,达拉斯的私人财富顾问特雷尔·麦卡勒姆花了很多时间思考市场和利率问题,他知道美联储的目标是每年平均2%的价格增长,所以当他得知他的房租今年将增长高达10%时,他感到很震惊。他表示自己还可以负担,但也已经到了能够负担的边缘。[3]
全美各地的租户也与麦卡勒姆有着相似经历,因为短暂的租金下降后,2021年租金飙升,给家庭带来负担,并助长了整体通胀。这对美联储来说是个坏消息,因为它可能会使令人不安的快速价格上涨持续更久。这对白宫来说同样是个问题,因为它直接影响了家庭的钱包,减少了幸福感,加剧了选民的不满情绪。
当美国出现疫情时,人们试图买房,往往是为了寻找额外的空间,但是在上一次住房危机之后多年里,美国的房屋都建设不足,导致供应短缺。疫情下的停工、供应短缺和劳动力紧张加剧了房地产的匮乏,所有这些都使开发商无法加大生产以满足需求。
租金控制与援助资金枯竭
随着住房成本的飙升,许多租户开始寻求新的政策,即租金控制。Politico的报道中写道:2021年,包括明尼阿波利斯和圣保罗、加利福尼亚州圣安娜等地的选民批准了投票倡议,以限制地方的房租上涨。租金控制倡导者组织的Torrejón Chu指出:从根本上说,住房是一项人权,是一种必需品,而不是一种应该从中获利的商品。我们认为租金控制是一种可以对市场进行合理监管的解决方案。[4]
美国历史上的第一部租金管制法,于1920年代在地方一级通过。随着经济从大萧条中复苏,以及二战期间城市工人涌入,住房成本上升,它们越来越受欢迎。例如纽约因此制定了价格上限并冻结了租金。但接下来的十年,战后房地产迎来繁荣期,大多数城市都放弃了这些政策。在1970年代通胀飙升的情况下,住房存量有限且价格高昂的沿海城市(主要在东北部和加利福尼亚州)开始实施更细致的租金控制。
尽管租户们已经投身于这场租金控制的战斗,但长期以来,包括拜登总统的一位高级顾问在内的经济学家,却对租金控制政策嗤之以鼻。宾夕法尼亚大学经济学教授Joseph Gyourko表示:“人们正努力解决不平等问题,但这不是一个好方法:它实际上会损害供应……让住房更实惠的想法应该是增加供应,而不是减少供应。”但问题在于,美国历史性的住房供应紧缩让联邦和地方官员感到担忧,而他们尚未找到方法来加速房屋建设以满足需求。
包括Gyourko等租金控制的反对者给出了他们的解决方案,表示相较于“扭曲房地产市场”,帮助陷入困境的租户维持生计的更好方法“就是给他们钱”。然而,从长期来看,来自政府的补助无法帮助租户解决高昂的租金问题。据《纽约时报》报道,国会于2021年制定了一项460亿美元的联邦计划,以防止租户在疫情期间遭到驱逐。2022年1月7日,拜登政府宣布,2021年11月有66.5万户家庭通过紧急租房援助计划获得援助,是有史以来最多的一个月,根据财政部的数据,已发放或计划发放的总额达到250亿至300亿美元。[5]
但这一成功意味着包括纽约州、得克萨斯州和俄勒冈州在内的几个州已经用完了它们在该计划中的几乎全部联邦资金份额。同时,除非国会延长拨款(可能性极低),否则为挣扎中的租房者提供的资金很快就会消失。此外,虽然那些已经获得租金援助的租户可以继续获得援助,但对于那些首次申请或尝试重新申请的租房者而言,获得援助的前景则不容乐观。
另一方面,在2021年,各州的资金援助计划实施进度无法保持一致。援助初期,紧急租金援助资金基本上没有用完,各州和城市纷纷努力制定分配资金的计划,而租户和房东则因繁琐的申请要求而陷入困境。截至2021年7月,465亿美元补助总额中仅发放了51亿美元。白宫和负责监督该计划的财政部随即向各州施压,并警告落后的州,如果他们不迅速改善分配和反驱逐工作,他们的资金将转移到其他州,此举无疑加快了各州分配援助资金的速度。
对多数州而言,租金援助基金与地方的驱逐保护措施的结合,有效地防止了许多人担心的,在2021年8月联邦暂停驱逐令结束后可能出现的驱逐潮。但目前租户们担心,随着援助资金的消失,以及大流行期间实施的当地反驱逐保护措施失效,最终会导致驱逐增加。
租金援助资金的突然枯竭,也给基于租金援助的反驱逐计划带来了不确定性。一些司法管辖区制定了驱逐转移计划,以在房东与租户纠纷期间提供调解。其他管辖区则在驱逐程序中创建了为租户提供法律代表的程序。但如果缺少租金援助资金,这些计划的有效性十分有限。
考虑到2022年房租可能继续上升,为租户寻找有效解决方案已经刻不容缓。但是,由于许多州政府对于租金控制表示反对,而援助资金在不久可能枯竭,也许美国的租户们将在未来面临更大的挑战。
引用文章:
[1]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inflation-beat-wage-growth-for-all-but-hotel-restaurant-workers-2022-1
[2] https://www.bloomberg.com/opinion/articles/2022-01-11/how-to-price-in-rental-inflation-and-russia-tensions-as-the-fed-mulls-rate-hikes
[3] https://www.nytimes.com/2021/10/15/business/economy/rent-inflation.html
[4] https://www.politico.com/amp/news/2021/11/26/renters-rent-control-523351
[5] https://www.nytimes.com/2022/01/07/us/federal-rental-assistance-evictions.html?campaignId=7JFJX

新一代互联网的反乌托邦
“互联网3.0”已经随着一系列新概念的提出而被资本热捧。就在疫情仍然持续,全球经济仍然脆弱的2021年底,无数的投资和金融炒家已经快速进入这一领域,希望在初创之时就抓住这些他们认定会在未来赚得盆满钵满的新概念。这其中包括了号称去中心化的管理模式“分布式自治组织”和基于区块链的“非同质化代币”(NFT)技术,后者已经开始在虚拟艺术作品销售中大行其道。与此同时,第二代互联网的平台也在快速提出新概念转型,比如脸书公司的“元宇宙”概念就被炒得火热。资本和市场对各种新概念如此热烈,思想界对此甚至来不及跟进,除了著名哲学家齐泽克发表了质疑NFT的文章之外,目前的讨论还不够充分。

互联网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