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首届互联网知识产权大会系列报道

时间:2019-05-15 01:36:15 | 作者:爱科技网 | 点击: 154 次

深圳市标准技术研究院标准与知识产权

研究所副所长李猛

《涉美知识产权纠纷证据规则及取证》

李猛副所长首先从美国337调查的案例数据入手,引出了当中国企业在美国遭遇调查和诉讼时,花费成本最高,耗时最长且比较陌生的环节——证据开示。

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讲,怎样对以电子形式存储的证据进行开示是值得思考的问题。李猛副所长介绍到,在涉美知识产权纠纷方面,证据开示的要求非常复杂,要对相关的材料进行保存,且不能进行任何更改、删除、销毁的工作。

那么我们怎么做才能够避免陷入到恶意侵权的境地?李猛副所长指出,在进行国内相关的证据开示过程中,要注意获取证据的方法不能改变原始证据,取证人员必须经过专门培训,并完整保存记录,实行环节负责制。

此外,当遇到涉及国家秘密的数据时,中国企业可基于《海牙取证公约》、《网络安全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对电子证据开示提出异议。

以下为深圳市标准技术研究院标准与知识产权

研究所李猛副所长演讲全文:

尊敬的各位领导、嘉宾,很荣幸有机会能够在今天这样一个大会上跟各位分享和报告我们在涉美知识产权纠纷证据与服务理论上的探索跟实践。

今天我交流的主题背景,一方面是中美贸易战大环境下,越来越多中国企业可能会在美国遭遇诉讼或者调查;另外,在中国企业遇到这种情形的样本里面,我们的互联网企业,特别是发展势头在全球的产业格局下具有优势的企业,在美国遭遇的知识产权民事诉讼和调查的数量也在逐渐的增加。

给大家看一组数据,因为民事诉讼统计数据比较分散,所以我拿了337调查的案例数据给大家看看变化的趋势。从2001年到2017年,我们中国企业在美国被进行调查的数量是增加的,可以看到中国企业在全球被调查企业占的百分比也达到最高点。

这个是我们中国在美国337调查的应诉情况以及结果,从被诉企业数量、应诉企业数量和胜诉企业数量上来看,有很多企业放弃了应诉,这里面有非常多的原因。但是其中我认为有一个特别重要的原因就是诉讼的周期长以及诉讼的费用的确是非常的昂贵。

那么通常企业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首先会考虑经济效果,尤其是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讲。2016年,宝钢集团在美国钢铁公司发起的337调查中,由于宝钢在美国市场的销售额是不多的,如果应对337调查,去开展这方面的应诉,从经济成本的角度来讲是不划算的,为什么它还要坚持呢?这是因为宝钢集团在其他国家也有业务,如果放弃了应诉可能会造成影响。所以我想经济因素是互联网公司在美国遭遇类似诉讼和调查时要考虑的一个因素。

接下来我想跟各位分享一下,在遭遇美国337调查,或者知识产权民事诉讼这个环节,最核心的一个部分。对于中国企业来讲,花费成本最高,耗时最长,也是比较陌生的环节就是证据开示。无论是美国民事诉讼法还是337调查,证据开示都是庭前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它跟我们在国内民事诉讼领域进行的庭前证据交换其实有着非常大的差距。

美国的这一套证据开示制度,其核心理念是通过对抗的方式获取原先所不知道,或者是被隐藏起来的信息。换句话说,就是尽量通过这样的程序的设置,让一方当事人能够获取到掌握在对方手里面的跟案件事实相关的资料跟信息。这种证据开示的制度,带来了现阶段新发现的趋势。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讲,可能面临更多的状况,大部分的证据都是以电子形式存储的资料。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怎么样对以电子形式存储的证据进行开示。

在知识产权纠纷领域,电子开示这个环节应该被谨慎的对待。这个理念是几个月前我去华为公司参观交流的时候,华为公司相关的法政服务团队给我们反馈的理念。他说如果一个企业要想在美国市场认认真真的做大公司,要想持久的在美国或者是欧洲的其他市场开展业务。对于这样的诉讼,尤其是面临到诉讼最核心的环节时,打官司就是打证据,就需要以非常审慎的态度对待。基于诚实信用原则,如果没有履行相关的义务,或者说对方提出了开示的要求,另外一方没有能够按照对方的要求去履行义务,很可能会被法院做出不利用拒绝披露方的推论。换句话说,可能就要面临败诉的风险。

另外,电子开示这个环节最麻烦的事情就是成本非常的昂贵。这里面有两组数据,一组是美国兰德公司的数据,在美国一个案件里,电子证据开示的成本达到了180万美金。这里面有几个比例:律师占了70%,第三方服务商占26%,企业内部占4%。大家可以看到,此时出现了第三方服务商的角色。这是因为电子开示涉及到比较专业的领域,通常在美国的诉讼环节里,律师团队负责出庭、诉讼和抗辩策略的安排,涉及到对诉讼过程中,或者调查过程中要提供相关证据的环节,通常会交给专门的法政服务团队来做,也就是第三方服务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