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之游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中技科技 ,中国对科技的投入

江阴三个开发园区成"长江大保护"主力军,生态保护和经济增长相得益彰

时间:2019-12-30 09:45:19 | 作者:爱科技网 | 点击: 160 次

  12月,一个阳光灿烂的冬日上午。江阴—靖江工业园区党委副书记孙明江陪同客商走在江阴长江大桥东头。“江豚!”孙明江突然惊呼起来。在他手指向的地方,一群江豚正在水中嬉戏,时而跃出水面,时而潜入水中。“近三十年没看到江豚如此欢腾的场面了,”在长江边长大的孙明江由衷感慨。

  浩瀚长江,奔流不息。对于江阴来说,34.8公里长江岸线是大自然赐予的宝贵资源,靠着这条黄金水道,三个开发园区隔江相望、蓬勃发展。当长江进入了“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历史新阶段,经济发展的先行军义不容辞地挑起了生态保护主力军的职责。

  这是一道你进我退的单选题?还是一次寻求共融的新探路?答案,便在江豚出没的一江碧水两岸。

  昔日生产岸线,变为滨江公园

  ——再痛,也绝不能手软

  摇曳的芦苇荡,水边飞起的鹭鸟在蓝天中盘旋,成群的鱼儿在绿水中游弋……江阴窑港口生态湿地保护区,是江阴34.8公里长江岸线中唯一的10公里天然滩涂。

  两年前,这里还是污水排放、畜禽养殖、工业企业雨污混流的“污染区”,散落着多家修船厂、钓鱼场、养鸡场和90多个非法搭建的黄沙过驳码头、临时性棚户。2018年,根据长江大保护的要求,岸线生态修复起步。

  很多是积了多年的“老大难”,拆除,有着前所未有的阻力。“这是一场战斗。”江阴临港开发区利港街道的丁小红这样形容。一年多时间,关停畜禽养殖328户、关停98户大小企业,这才退还了千亩芦荡。

  为了这一江碧水,长江沿岸退出的何止这10公里?

  肖山饮用水源地一级保护区,曾是江阴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的重点企业振华港机所在地。下线的设备就从江边的码头启航,远销至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去年水源地取水口迁建工程开展,这片码头和厂房同时停止了运作并进行了搬迁。

  与振华港机一墙之隔的中粮麦芽,是一家大型专业麦芽加工企业。为了水源地的保护,中粮麦芽的趸船进行了移建。如今,在肖山水源地规定范围内,已不再有码头和厂房设施。

  明星企业搬了,运输码头撤了。“很心痛!”江阴高新区经发局副局长张晓华坦言。

  江阴—靖江工业园区经发局局长刘铭也能体会到这种“痛”:之前为了生态,一个投资20亿元、利税可达6亿—7亿元的锂电池项目被拒之门外;最近,园区16家规上企业之一、年产值1亿元的扬子江气体也进入了关闭倒计时,另一家东方重工现已停止生产。

  再怎么痛,生态进、生产退的决策都不可更改。2016年以来,江阴主动实施码头、工厂、轮渡等生产岸线的退让搬迁,把省政府批复的23.4公里港口岸线压缩到17.48公里,仅占长江江阴段黄金岸线的50%,并依托城区8公里长江岸线,先后完成了中国最大民营造船企业——扬子江船厂和运营近半个世纪的黄田港渡口、韭菜港渡口搬迁,把生产岸线变为了生态岸线、亲水岸线。

  昔日化工区,播上生物医药的种子

  ——关停,仅仅只是开始

  汽车行驶在依江而建的临港开发区,22台140米高的智能分布式风机竖立于蓝天下,成为长江边上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已投运的14台风机,今年累计发电超过5000万度,全年将节煤2000多吨,减排二氧化碳1000多吨。

  沿江绿色发展是临港开发区在长江大保护中寻求的路径之一——依托远景推广沿江风电、风光互补系统等绿色低碳应用。今年4月,远景千亿级智慧能源产业园启动建设,目前AESC智能电池项目基础建设正在实施中,风电测试验证中心主体工程进入试运行,叶片研发中心年内竣工。

  “培育新动能与淘汰落后产能是并举的。”临港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严建定介绍,经过前期的“散乱污”企业综合整治,目前已关停取缔667家,列入关停取缔或整治改造1709家,并逐个梳理沿江项目,彻底关停非法码头。与此同时,一批高端化项目接连上马,赫伽力智能科技、飞迈智能科技、红鹰新能源等13个项目进驻了临港科创园一期。

  在离临港开发区10多公里的江阴高新区,也正上演着“低端退、高端进”的新旧动能转换。

  沿着澄鹿路往江阴长江大桥方向去,大片空地映入眼帘。“这里原是化工企业宝利沥青的厂区,如今已整厂搬离。”张晓华解释,园区里有一个占地2.3平方公里的化工集中区,在此前省工信厅对化工集中区的考评中,综合评价居无锡全市第一。然而为了保护一江清水,高新区“喊停”这个产业层次相对偏低的化工区。“已经搬迁了2家,还剩4家将加快搬迁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