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科技革命已来 接近证监会人士解读科创板

时间:2019-04-01 19:14:11 | 作者:爱科技网 | 点击: 199 次

  “在中国资本市场上,这是前所未有的速度。科创板为创业投资机构打开了一条新的退出通道,增加了退出机会,同时也将会为社会资本向股权投资领域的持续流入打开新的资金窗口。”3月29日,国科控股副总经理张勇在国科嘉和基金2018年年度合伙人大会上如是说道。

  这场以“蓄势科创、谋远共赢”为主题的年度合伙人大会,聚集了学界知名学者、院士、投资人以及科技创业者等产业界人士,以及多领域跨界人士,共同探讨了科技产业的发展趋势以及未来的科创之路。

  成为新的科技革命策源地

  中国科学院院士、德国科学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英国皇家工程院外籍院士、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前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前上海交通大学校长张杰院士在《未来已来,唯变不变》的演讲中,分享了他对新科技革命的思考与展望。

  张杰表示,“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告诉我们,过去几百年时间,人类对于生理、安全的需求已经被充分满足,接下来随着互联网技术的诞生,社交的需求也被充分解决。到了今天,作为整个人类,我们的需求已经变成掌控幸福、掌控生命以及超越自我,也是这次物联网与人工智能带来的新工业范式的基础。”

  这也就意味着,科技革命作为产业革命先导的趋势越来越明显。

  张杰认为:“中国和美国现在都在竞争这次新的科技革命的制高点。这个竞争将在四个维度展开:谁拥有最好的大数据基础设施;谁能产生和占有最多、最全的数据;谁有最高、最快、最好的数据分析能力;谁能最有效地利用与开发数据的价值。如果中国能在这四个维度上取胜,就能成为新的科技革命的策源地。”

  而从这四个维度具体来说,我国14亿人口,人手一台终端设备,基础设施方面远超美国等发达国家;此外,新兴产业将传统行为数据化,从产生数据的角度,我国也更胜一筹;在数据处理能力方面,各国互有优势;最后应用数据方面,美国在创新、应用、平台等各方面都远远超于我们,我国互联网企业主要集中在应用领域,而且主要是商业领域相对起来比较集中,但我国在高端芯片和基础算法方面几乎没有布局。

  在张杰看来,我国最大的优势是人口的优势,所以科技创新对中国来说是一个永恒的主题,谁成为新科技革命的策源地,谁就是科技强国。

  全球化在提供解决问题更廉价的方案的同时,却也让更多企业产生依赖和惰性,形成了对市场外部技术的依赖,但实际上这其中隐藏着巨大的风险。

  张杰强调,“我们必须做好更坏情况的准备,持续加强本国市场核心技术的发展,做好强大的预案。”

  对科创板不要抱有闯关心态

  作为全国关注的焦点,科创板也在一片欢呼和质疑声中应运而来。在本次峰会上,来自中科院、母基金、交易所等嘉宾热烈讨论科创板的相关政策,精彩观点纷呈:

  1。对于科创板的定位要把握好和发行直接相关的三个最直接的三方权责利关系:

  一是现实与长远的关系。中国的科技类企业大多数处于跟跑、并跑状态,领跑的企业很少,这就是企业发展性的问题。因此在推进企业上市的过程中,需要关注企业目前所处的状态,想好怎么跑。

  二是重点和一般的关系。目前所有科技企业中一定会有技术突出、鲜明,属于重点培养的企业,也有一些表现一般的企业,但相较于其他制度,科创板对基本原则、上市条件、发行条件具有很强的包容性,投资人、保荐机构、企业自身都应该权衡好这其中的包容性。

  三是优先和包容的关系。哪些企业优先登科创板,哪些企业兼顾,需要有序进行。

  2。在科创板推荐指引中有六个是否:“是否掌握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是否拥有高效的研发体系;是否有市场认可的研发成果;是否具有相对的竞争优势;是否具备技术成果有效转化为经营成果的条件;是否服务于经济质量发展;是否服务于创新金融战略。”

  3。科技企业要记住六不要:“不要简单对照行业领域、不要简单对照上市条件、不要简单满足合规条件、不要抱有闯关心态、不要追求数量。”

  尤其是目前人们较为关注哪些将是“第一批”登上科创板的企业话题,企业不要抱有闯关心态,从申请到最后发行承销,每个阶段都有自己的时间空间,短则2-4个月,长则12个月,关键看各家企业各自的准备情况和技术能力。当然这还不包括一些特殊情况的中止,比如换会计师、换律师等。

  在此次国科嘉和2018年度有限合伙人大会上,国科嘉和基金的企业家代表们则更多表示正在积极面对和筹备科创板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