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几年科技技术 ,上海中技科技

束昱辉裕北村印象:消隐束必和暴富归来 豪宅成权健信徒圣地

时间:2019-07-19 09:35:31 | 作者:爱科技网 | 点击: 121 次

【束昱辉裕北村印象:消隐束必和暴富归来 豪宅成权健信徒圣地】2018年12月25日,自媒体“丁香医生”的调查稿《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让舆论再次认识束昱辉。在随后的媒体报道中,更多与束昱辉和权健集团有关的真相浮出水面。(澎湃新闻)

  许多年后,成功者束昱辉乘直升飞机回到故乡盐城大丰,气流卷起尘土那一刻,他会想起十多年前父亲去世后,自己悄悄回家的那个夜晚吗?

  乡村青年落魄失意,背井离乡,父亲在贫困中死去。十多年后,他荣归桑梓,起高楼,铸华屋,宴宾朋。上苍把他摁倒在尘埃里,又高高举起,这像是《太平广记》里的唐传奇。

  束昱辉的故事比传奇更精彩。

  回家

  互联网记录了束昱辉暴富后的第一次回家。2014年9月6日,傍晚6时前后,江苏盐城大丰区,一架直升机在天空盘旋几圈后,降落在大丰和平饭店门口,围观者众。

  江苏本地媒体当年报道,这是大丰一位在外地经商老板的私人飞机,他当天从天津坐该机回老家过中秋节。

  2018年12月29日下午,大丰区新丰镇裕北村,束昱辉老家的邻居们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说,直到那时“我们才知道束必和改名束昱辉,他在外面发达了”。

  距离大丰250余公里外的宿迁,也有富豪荣归故里,他用另一种方式宣布自己回来了,给故乡老年农民发万元红包。

  “刘强东回宿迁老家时,给每个老人一个大红包。束必和坐他的直升飞机回来,送给你们什么礼物了啊?”

  “刘强东是谁?”村妇问眼前的记者。

  “噢,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束必和有没有带给你什么?”

  “什么都没有。他以前红遍半边天和我们没有关系,他现在丑事被挖出来,也和我们没有关系。”

  与那些在他乡发迹的农民一样,回家后的束昱辉拆掉自家矮屋,在原址上大兴土木。

  束昱辉在裕北村老家的大房子是一栋欧式风格的建筑,有水池也有停机坪。

  门前的乡村公路原本宽不过4步,束昱辉将公路拓阔至6步,铺上沥青。束昱辉的沥青公路从西边的主干线过来,拓宽部分终止于其豪宅的东侧。邻居们说:“没有再往前延伸哪怕一厘米。”

  他的裕北初中的校友回忆,束昱辉初中毕业,“因为成绩差,就没有再读了。”公开报道里,此后的束昱辉曾在新丰镇一家机械厂做电工,后来机械厂倒闭,员工解散。

  他的同龄人说,这是一家生产轧花机的机械厂,倒闭后被收购,束昱辉在此前就离开了,“因为赌钱。”

  澎湃新闻记者曾就针对束昱辉的各项评述,试图向权健华东总部求证,但截至发稿未有回应。

  后来在其自述里,束昱辉自称1991年毕业于清华大学。

  束昱辉的邻居说:“他写了个什么书来着?好像叫《生命的代价》,说他祖上是医药世家。其实全是骗人啊,他们家祖祖辈辈在这里种田,哪是什么中医?”

  权健官网称,束昱辉的母亲曾于1991年被确诊为鼻咽癌淋巴转移,在西医无从施治下,“奇迹发生了”,经由某副中药秘方的持续治疗和调理后,束母“全然康复”。

  一位邻居说,束母的鼻子确实出过问题,“不能确定是否为鼻咽癌,但那是去医院做手术才好的,她现在说话还有很重的鼻音。”

  在众人的议论里,束家只有钱和大房子真的。这是裕北村最豪华的建筑,宽30余米,长50余米,分为前后两栋房子。院子里有凉亭、水池、草木和直升机的停机坪。

  这个深宅大院常年关闭,束家人偶尔回来。邻居们说,束昱辉上次坐直升飞机回家应该是去年,“飞机在空中盘旋,周围树叶飞扬,转几圈就走了,没见他下来。”

  大房子成为权健信徒的圣地,拜访者络绎不绝。有人以它为背景拍照,也有人对它鞠躬。路过的农民问:“这又不是庙,你们拜什么啊?”

  父亲

  门前河边的那条乡村公路在地图上叫裕北线,路旁是银杏和白杨,冬天里枯叶落尽,光秃秃的树枝伸进湛蓝的天空。

  往东百余米后再沿着河流往东南约2公里,不远处是裕北陵园,一条沟渠从陵园门前流过。这里是裕北村人最后的归宿。

  墓碑如他们中许多人生前耕种的稻谷一样,整整齐齐地排列在滨海平原的黄昏里。有哥哥给弟弟刻碑,有丈夫给妻子刻碑,也有父母给早逝的孩子刻碑,更多的是子女给父母刻碑。

  有一块墓碑属于束昱辉的父亲。2004年,束父去世后,家人把他安葬在这里。十几年的风雨后,束父的墓碑已经斑驳,除了姓名和生卒年,没有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