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科技经营管理学院电话 ,湛江帮成科技有限公司 ,科技公司的工程部

小城“闯”年关:霸州缘何钱紧至此

时间:2022-01-17 12:41:54 | 作者:爱科技网 | 点击: 152 次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陈月芹 2021年12月17日,国办督查组的一则通报,揭开了河北省霸州市大面积乱收费、乱罚款、乱摊派问题,让这个位于京、津、冀三角地带的小城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

一位霸州市某镇政府人士透露,近半个月以来,霸州市、镇、村多级部门都处在紧张状态,镇政府相关负责人被廊坊市纪委叫去谈话。

据廊坊日报,国办督查组通报当晚,廊坊市第七届市委常委会召开2021年第15次会议,表示,将在全市范围开展为期两个月的“三乱”整治专项行动,并立即启动问责程序,责成廊坊市纪委监委查清事实、厘清责任,对相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按规定启动问责程序。

2021年12月29日,应急管理部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执法行为严防以安全生产执法检查名义乱罚款的通知》,再次点名霸州,警示各级应急管理部门要树立正确的权力观、政绩观,从思想上解决为谁执法、为谁服务的问题;同时,立即排查整治运动式逐利式执法检查,严格落实罚缴分离、收支两条线等制度,严禁下达罚没指标、严禁将罚没指标与所谓部门利益直接或变相挂钩等,坚决杜绝“为了处罚而处罚”“以安全检查执法名义实施摊派”等收费式的逐利执法。

一位霸州城区的村街书记向经济观察网透露,此轮乱收费、乱罚款、乱摊派中,霸州市城区由综合执法大队负责,非城区由乡、村内部干部执行。这位村街书记所管辖范围的商户门前正进行雨污分流工程,“门店、饭店基本上都停业了,执法大队还没收到我们这儿”。

对于霸州市被通报一事,该村街书记称自己很矛盾,一方面是大面积乱摊派的“刮地皮”行为有点过激;另一方面,“整个霸州市财政很紧张,没有其他法子了,否则谁会无缘无故去收这钱”?

霸州缘何钱紧至此,为何选择伸手向中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进行集中罚款、摊派、收费,诸多问题仍然待解。

大幅短收

经法定程序对原定预算收支进行调整,是预算执行过程中保持收支平衡的基本手段。霸州市人民政府官网显示,近三年来,霸州市先后四次调整财政收支预算方案,均提到“受房地产限购影响”。(详见经济观察网报道《小商户挨个领罚背后 霸州的地不生钱了 》)

2021年12月24日,经过两次调整后,2021年霸州市一般公共预算较年初短收8200万元,政府性基金收入预算从年初54.89亿元调整为6.24亿元,降幅超过88%。霸州市财政局直指政府性基金特别是下半年土地出让收入大幅减收是主因。

据霸州市财政局数据,2021年上半年,霸州市政府性基金收入仅为1.4亿元,较上年同期减收13.1亿元。

一位南方某市财政局人士表示,政府性基金最大来源是土地出让收入,年初进行预算编制时,一般按照土地供给情况,预计全年可以卖多少地,收多少钱,以此制定收入预算。但2021年下半年,恒大等房企爆发流动性风险以来,多地土地滞销,很多省市土地出让收入锐减,霸州并非个例。

一位房企投资人士透露,2021年,其公司在霸州拍下30多亩宅地,土地出让金可以先交一半。2021年初,霸州市发文:疫情期间,购地企业可分期、缓缴保证金和土地出让金,一定程度上导致政府基金收入短收。

早在2021年12月17日,霸州市财政局表示,当年预算执行中,受减税降费政策、淘汰落后产能、房地产限购等诸多因素影响,霸州市一般公共预算、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大幅减收,“无法完成年初预算,然而各类刚性支出需求有增无减,财政收支矛盾更加突出”。

一位霸州公务员表示,其所在单位工资正常发放,但2021年停发了绩效工资,每月到手约4000元,全年收入减少近3万元。

前述房企投资人士透露,2021年底,其所在公司拿下霸州市100多亩地,主要因当地有关部门表示财政没钱,让开发商拿地,以保障机关单位的工资发放,“华夏幸福拿一部分,荣盛拿一部分,保证(机关单位人员)能过年”。

上述村街书记直言,自2021年霸州市进行钢铁去产能以来,大钢厂搬离,当地已经没有能贡献较高税收的支柱性产业,大部分财政收入需要靠卖地,“没有房地产做依托,经济很困难”。

在钢厂烟囱不再升起白烟的几年,霸州经济开发区陆续引进北京稻香村、海底捞、益海嘉里等食品加工产业企业。

该村街书记透露,经济开发区主要由华夏幸福开发,上述食品加工厂是由华夏幸福招商而来,这些制造业工厂贡献的税收“比起钢铁、房地产微不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