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融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科技环境对企业的影响

戴锦华谈安迪沃霍尔:复制与媚俗,叩访当代艺术的开启

时间:2021-09-15 08:11:34 | 作者:爱科技网 | 点击: 103 次

“成为安迪·沃霍尔”正在北京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展出,展览进行之际,一系列导览直播向大众分享了关于安迪·沃霍尔不同的解读视角。其中,北京大学比较文学与比较文化研究所教授、北京大学电影与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戴锦华以“叩访当代艺术开启的时刻”为题,讲述了对于安迪·沃霍尔的理解。

安迪·沃霍尔(1928年-1987年)

安迪·沃霍尔(1928年-1987年)

无穷的复制:揭秘当代艺术
安迪·沃霍尔确实是当代艺术的一个时刻,而当代艺术的出现构成了文化史和艺术史的时刻,但是它并不是一个开启时刻,因为早在安迪·沃霍尔震惊纽约,震动美国,震动全世界之前,当代艺术已然开启。比如杜尚、毕加索、达利,他们开启当代艺术的时刻,大都是在19、20世纪之交或者20世纪之初20世纪前半叶,如果说早在安迪·沃霍尔之前,现代艺术已然被开启,那么为什么是安迪·沃霍尔成为了一个“地标性”的人物?
我想说,安迪·沃霍尔的时刻是一个揭秘的时刻,他把已然发生的当代艺术仍然小心翼翼地隐藏在艺术的光环之下的、尽可能去保护和抚慰社会公众、关于艺术想象的那些伪装全部撕碎了,炸碎了,烧光了。他把现代社会当中艺术的某一种真实和当代艺术的某一种特异性,赤裸裸地展现在了我们的面前。所以我说安迪·沃霍尔是这样的一个时刻。
安迪·沃霍尔所开启的时代的关键词,毫无疑问是复制。复制这种事实和我们关于艺术的一个基本想象相悖逆,因为艺术的基本想象是原创、是原创力,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独一无二。而复制不仅仅是对原创性的彻底否认和亵渎,而且是充分地暴露了复制行为自身背后的一个现代社会、现代历史的最重要的社会事实,就是工业化、机械、技术、资本、金钱、市场以及媚俗。安迪·沃霍尔最知名的作品,大概就是《玛丽莲·梦露》,在印刷的时候以不同的分色处理,由于印刷的时候出现套色错版,而产生各种各样不同的玛丽莲·梦露的照片,一个无穷无尽的复制、变奏。

《玛丽莲·梦露》

《玛丽莲·梦露》

更具有代表性的一组作品是《坎贝尔罐头》。有过美国生活经验或者到美国旅游的朋友,大概会知道坎贝尔罐头在美国的日常生活、在美国的日常消费当中所占的位置,进入任何一个大型超市,你很容易看到无数的坎贝尔罐头,它就是一个现成即食的汤罐头。当然同样有名的、代表着安迪·沃霍尔复制行为的就是可口可乐。各种可口可乐形象的无穷复制。可口可乐和坎贝尔罐头似乎比玛丽莲·梦露更容易让我们理解到安迪·沃霍尔的作品的某一种特征,就是充分地日常、充分地大众、充分地非艺术。

戴锦华谈安迪沃霍尔:复制与媚俗,叩访当代艺术的开启

安迪·沃霍尔只是把一个已然存在的事实透露出来。他是一个曝光和显影者,这是一个曝光和显影的时刻。为什么这样说?大家肯定知道,19世纪20世纪之交若干重要的技术发明之一是摄影术的发明,然后我们出现了照相机,我们出现了电影、摄放机器,我们诞生了摄影艺术和电影艺术,而摄影艺术、电影艺术长时间在传统艺术观念中无法自我证明,为什么?因为他们难于通过作品的独一无二性,与作品的原创和原出作品的原作的唯一性来印证自己的艺术品格。而安迪·沃霍尔把这个曾经潜藏在新技术发明,潜藏在摄影术和照相术当中历史转折的时刻,曝光在了艺术场域,曝光在了艺术现场,曝光在了美术馆空间这样一个场域之中。

《坎贝尔罐头》

《坎贝尔罐头》

思想家本雅明在20世纪的前半叶撰写了《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它已经向我们表明我们正在进入一个机械复制时代。曾经在传统艺术当中,艺术家原创,艺术家原作的独一无二性已然被这样的一个新的技术发明、技术改变所抹除。本雅明的作品当中也提出了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叫灵氛或者叫氛围。原作本身是顶着光环的,但是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则使这个灵氛无限消散。我们讲到安迪·沃霍尔的复制的时候,我们同时会意识到另外一个重要的理论事实:艺术作品非但不是原作,非但不是独一无二的,非但不是不可替代的,它甚至成为了某一种拟象。法国理论家鲍德里亚曾经告诉我们,拟像是其当代文化的一个最主要的特质,是当代文化作品的一个基本的特质,这个特质是什么?就是没有原作的复制品,每一个都是复制品。安迪·沃霍尔不光无穷复制了坎贝尔罐头,不光无穷复制了玛丽莲·梦露,他复制的那个东西本身不是原作,他复制的那个东西本身已经是工业制品。这个正是曾经隐藏在摄影术和电影艺术和当代艺术背后的谜底。

《神话》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