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为几种科技 ,深圳视酷科技有限公司 ,北京图软科技有限公司

互联网需要大众点评

时间:2022-01-17 12:14:01 | 作者:爱科技网 | 点击: 130 次

简单的说,“刷单炒信”就是评价造假,会极大消解用户对平台的信任。设想一下,你循着点评高分餐厅去吃美食,结果图文不符;循着电商的买家秀去购买衣服,结果货不对版;循着某书上好评如潮而去“种草”的护肤品,结果鸡肋无比。当这些存在网络上的“高分好评”都是假象时,用户体验就会变得非常糟糕。

刷单不仅误导了消费者,破坏了良好的营商环境,也极大损害了平台的生态。在互联网平台的竞争进入更胶着的状态后,大家比拼的不再是谁更能帮助商家去获取消费者,而是谁更能赢得消费者的信任。因此,维护真实、有效的点评内容,成了众多互联网平台的当务之急。

各大互联网平台对于灰黑产的打击,也不遗余力。以点评起家,拥有近三千万的评价LV和笔记达人的大众点评,这次冲在第一线。最近半年,大众点评明显加快了平台生态治理的脚步,从平台各层面对商户、用户作出了不同程度的规则调整与优化。大众点评有关人员表示, “只有真实有帮助的点评内容,才留得住用户的信任。”

美团创始人王兴曾说过,每个人每次花钱,都在投票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而大众点评,可以影响每个人花钱的决策,因此,确保每一条点评的真实性,尤其重要。

去年12月12日,在大众点评2021会员年终盛典上,美团高级副总裁、到店事业群总裁张川指出大众点评的定位:从一个生活信息在线探索平台,转变为一个生活消费方式分享平台。用户不仅可以继续在大众点评找好店、写评价、进行消费决策,还可以发布笔记,通过视频、直播等形式随时随地记录、分享自己的美好生活。

也就是说,大众点评面临的“虚假好评”问题与其他互联网平台相比,更为复杂。大众点评的基本原则是鼓励“线下消费+线上评价”,而在线下消费部分,每一条用户评价在发布之前,用户在线下的体验信息并不掌握在平台手中。换句话说,纯粹从线上技术手段,很难确认用户是否完成了“线下消费”。

另一方面,以电商平台为例,大规模的“刷评论”可以通过虚假交易进行准确识别。而回到大众点评的线下消费评价来看,如果商家绕开平台,与非法代运营公司协商,通过私自组织“免费请用户吃一顿饭,请用户写五星好评”的行为,很难被明确定义为是“大规模刷好评”。

为了解决以上痛点,大众点评也经历了痛苦的产品升级、规则迭代和社会化治理的探索,截至目前,大众点评的解决思路是“线上阻断,线下打击”,目前这一手段已经取得一定成效。

大众点评冲锋在前,其他互联网平台打击“灰黑产”的力度也不断加大。淘宝曾明确表示,将继续全链条打击刷单行为,让刷单平台不敢刷单、不再刷单;通过诉讼的方式教育“刷手”群体;严厉处罚刷单商家,清零交易量,甚至永久关店。

腾讯对游戏灰黑产的打击也毫不手软,2021年1-10月,腾讯守护者计划安全团队配合警方打击网络游戏黑产平台20余个,涉案金额超过3亿元。

然而,随着平台打击力度的增加,网络灰黑产业链也学会了更狡猾的与平台周旋,这场平台联合打击灰黑产的大会战,势必会很艰难。目前,国内外的互联网平台都在不断优化风控算法,将规则调整得更合理,试图还原互联网最真实、有效的评价生态。

评分的博弈

“以前,有些高分餐厅的好评是刷出来的。”多年前,消费者王丽莉在无意中当了一次水军。

当时,王丽莉公司附近开了一家粤菜馆,短短一个月时间,这家粤菜馆在大众点评上的好评量就达到了上千条。王丽莉慕名而去后,发现这家餐厅的就餐体验并不如好评中形容的那么高水准——服务一般,食材也不够新鲜,而且店内用餐的客流量也并不多。

快结束用餐时,服务员告诉王丽莉,在大众点评写百字好评就可以免单一道菜,当王丽莉表示不知道该怎么写后,服务员拿过她的手机,娴熟地发布了一段百字好评。

这种做法现在已经行不通了。无论是商家诱导好评,还是炒作评价,都已经被纳入虚假好评模型中,进行处理。

北平三兄弟涮肉的创始人佟鑫告诉燃财经,一家新开餐厅的经营过程是需要积累的,一个新开的店,在积极参与平台的一些优质活动的情况下,每天收到的评价大概在10条左右,一个月能够积累200-300条评价已经算是比较快的速度了。“除了个别流量特别好的门店以外,新店一个月评价破千,大概率都是刷出来的。”

有些餐厅客流量并不多,靠“菜品免单换好评”这种诱导方式,也很难在短时间内积累到大量评价。于是, “专业刷单”人士就登场了,仅凭餐厅提供的话术和图片,很多根本没有实地用餐过的人就去发布好评,把餐厅的评分刷上去。不过,这种评价状态异常更容易被大众点评风控系统识别,并作出处罚。

一位从事“刷好评”业务多年的人士向燃财经坦言,刷评灰产如今在各个平台都非常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