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科技和信息局 ,北京科技馆有几个

三体再引热议,刘慈欣:科学在大众中还是一支旷野上的小烛苗

时间:2023-01-24 16:14:11 | 作者:爱科技网 | 点击: 178 次

【导读】近年来,国人对科幻的热情逐渐升温并在文艺、商业等多领域取得显著成绩。刘慈欣的《三体》一举斩获雨果奖最佳长篇,成为现象级作品;其《流浪地球》改编的同名电影,在2021年创下中国票房史上第二的佳绩。此外,郝景芳的《北京折叠》和陈楸帆的《荒潮》也在国际国内获得众多赞誉。

然而,科幻作品究竟是“空洞的胡思乱想”,还是现实生活在虚构世界的投射,抑或有其他的旨趣?相比其他文艺作品,科幻究竟能带来什么独特的价值、体验或启发?通过思考这些问题,或许能帮助我们理解中国科幻事业如何走向主流,也能为未来我国的文化事业发展带来启发。

作为《三体》《流浪地球》等优秀著作的创作者,刘慈欣曾对科幻小说中的传统要素进行全面反思。刘慈欣认为,科幻作品在走向成熟的过程中加强了对宇宙本源的追问,因此其展现的细节也相对宏大。具体而言,相比传统文学作品,科幻小说能凸显三种新的文学形象:“种族形象”取代个人形象,“世界形象”作为整体出现,以及无所不在“科学形象”。

刘慈欣认为,虽然科幻作品容易遭遇“空洞”“不切实际”等批评,但也急剧扩大了文学描写的边界——从整个宇宙的描写中,能更深刻和生动地表现我们的世界。他以主流文学对细节、人物、主旨题材等传统元素的不断变革与创新为例,衷心呼吁国内科幻界能锐意进取,创造出属于自己的表现方法。他也指出,在中国,科学在大众中还是一支旷野上的小烛苗,一阵不大的风都能将它吹灭。现在的首要任务不是预言科学的灾难,我们社会面临的真正灾难是科学精神在大众中的缺失。

本文原题为《从大海见一滴水:对科幻小说中某些传统文学要素的反思》,原载《科普研究》2021年第6期,仅代表作者观点。值此春节来临之际,祝各位读者朋友新春快乐、吉祥如意。

从大海见一滴水

对科幻小说中某些传统文学要素的反思 

试想托尔斯泰在《战争与和平》中做出的如下描述:

拿破仑率领六十万法军侵入俄罗斯,俄军且战且退,法军渐渐深入俄罗斯广阔的国土,最近占领了已成为一座空城的莫斯科。在长期等待求和不成后,拿破仑只得命令大军撤退。俄罗斯严酷的冬天到来了,撤退途中,法国人大批死于严寒和饥饿,拿破仑最后回到法国时,只带回不到三万法军。

事实上托翁在那部巨著中确实写过大量这类文字,但他把这些描写都从小说的正文中隔离出来,以一些完全独立的章节放在书中。无独有偶,一个世纪后的另一位战争作家赫尔曼·沃克,在他的巨著《战争风云》中,也把宏观记述二战历史进程的文字以类似于附记的独立章节成文,并冠以一个统一的题目:《全球滑铁卢》,如果单独拿出来,可以成为一本不错的二战历史普及读物。

两位相距百年的作家的这种作法,无非是想告诉读者:这些东西是历史,不是我作品的有机部分,不属于我的文学创造。

确实,主流文学不可能把对历史的宏观描写作为作品的主体,其描写的宏观度达到一定程度,小说便不成其为小说,而成为史书了。当然,存在着大量描写历史全景的小说,如中国的《李自成》和外国的《斯巴达克斯》,但这些作品都是以历史人物的细节描写为主体,以大量的细节反映历史的全貌。它们也不可能把对历史的宏观进程描写作为主体,那是历史学家干的事。

但科幻小说则不同,请看如下文字:

天狼星统帅仑破拿率领六十万艘星舰构成的庞大舰队远征太阳系。人类且战且退,在撤向外太空前带走了所有行星上的可用能源,并将太阳提前转化为不可能从中提取任何能量的红巨星。天狼远征军深入太阳系,最后占领了已成为一颗空星的地球。在长期等待求和不成后,仑破拿只得命令大军撤退。银河系第一旋臂严酷的黑洞洪水期到来了,撤退途中,由于能源耗尽失去机动能力,星舰大批被漂浮的黑洞吞噬,仑破拿最后回到天狼星系时,舰队只剩下不到三万艘星舰。

这也是一段对历史的宏观描写,与上面不同的是,它同时还是小说,是作者的文学创造,因为这是作者创造的历史,仑破拿和他的星际舰队都来自于他的想象世界。

这就是科幻文学相对于主流文学的主要差异。主流文学描写上帝已经创造的世界,科幻文学则像上帝一样创造世界再描写它。

由于以上这个区别,使我们必须从科幻文学的角度,对科幻小说中主流文学的某些要素进行反思。

▍ 细节

小说必须有细节,但在科幻文学中,细节的概念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有这样一篇名为《奇点焰火》的科幻小说,描写在一群具有超级意识的主体那里,用大爆炸方式创造宇宙只是他们的一场焰火晚会,一个焰火就是一次创世大爆炸,进而诞生一个宇宙。当我们的宇宙诞生时,有这样的描写:

“这颗好!这颗好!”当焰火在虚无中炸开时,主体1欢呼起来。

“至少比刚才几颗好,”主体2懒洋洋地说,“暴胀后形成的物理规律分布均匀,从纯能中沉淀出的基本粒子成色也不错。”

焰火熄灭了,灰烬纷纷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