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上房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合络科技 ,科技公司注册多少钱

爱康科技新闻-九死一生的VR,5G会是它复苏的一剂良药吗

时间:2019-06-22 12:30:47 | 作者:爱科技网 | 点击: 92 次

  “2020年以后,会迎来VR真正的黄金时代,我们需要熬下去等到那一天。”成立五年多的蚁视科技的CEO、创始人覃政对记者坦言。

  VR被认为是继电脑和智能手机之后的下一代计算平台,2015年,各大科技巨头、投资机构疯狂入局,然而短暂风口过后,2016年下半年,裁员倒闭、融资困难的消息频现,国内体量和声势较大的暴风魔镜和乐视VR也深陷其中,出现裁员、欠薪甚至团队解散。

  如今5G即将到来的消息,再一次振奋了包括覃政在内的坚持下来的VR创业者们。

  “中国联通与国内外知名芯片、模组、VR终端、VR内容等多家合作伙伴打造的”VR+5G“一体化设备,目前正处于产品设计阶段,预计在今年Q4面市。”中国联通终端与渠道支撑中心副总经理陈丰伟在6月20日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

  陈丰伟用自己的经历告诉外界5G到来前夜的VR行业变化,他今年几乎天天出差、开会,而在这个月里,大家讨论VR的频率以及参会的VR厂商数量明显增长很多。

  覃政近期经常去中国移动总部开小会讨论有关VR 5G一体化设备的内容,“5G还在积极建设当中,这方面需多方讨论论证。”覃政说。

  离开与进入

  李梦早在2014年就已进入VR行业,而在这一年让他印象最深的,也是行业内最核心的事件,是Facebook20亿美元收购虚拟现实公司OculusVR。“这是一个超额交易,预示着行业即将兴起。”李梦说。他当时的创业理念在于,VR本身是一个新技术,有种秉承着技术改变世界的看法,希望利用VR做一些有价值的事情,团队也在几年间,从几十人扩大到后来的一百多人。

  2016年是VR行业资本爆发的时期,李梦看到,在这期间出现的各种产品都号称自己是“VR”,但核心的技术和内容并没有明显的突破,且面向投资人的情况比较多,这样的“热钱”就带来很多乱象,底层技术的问题被掩盖。“当时VR企业的业务TOB、TOC的都有,商业化手段还是面向B端来收费,提供VR技术和服务。”李梦说。

  到了2017年,李梦选择了离开,离开的原因有两点,一是行业没有高速发展的可能了,更多是盘整和积累;二是资本变冷,科学技术部人才中心,大多数公司都面临生存变难的情况。

  2016年下半年,暴风魔镜对关于裁员近半风波未给出明确回应,随后米多娱乐、众景视界传出“欠薪”等消息。行业迎来低谷期。

  与李梦不同的是,谢浩是在2017年底资本对于VR行业趋于冷静的时期开始创业,他在创办北京元一畅想科技有限公司之前,就已从事VR和动画相关的工作多年,也是从动画学院以研究生身份毕业。他在几天前还发现,在百度上VR关键词与AI关键词的搜索量相去甚远,但这件事在他看来也是正常状态,目前VR行业技术还不太成熟,总体产业规模不是很大。“VR不是可以单打独斗的技术,是一个组合起来的解决方案,中间会涉及人工智能、通信传输的技术等,大家都需要凑齐一些条件。”

  而VR产业的突然火爆、突然降温,在一位VR行业摸爬滚打的职业经理人看来,行业自身发展有其节奏和规律,VR本身是一个产业,而产业是需要发展的,只能说期间遇冷是因为大家对它的预期太高了。“一个产业的兴旺,并不是由一两个因素决定,最终还是要有生态才行,而VR的障碍在于内容和应用场景的限制。”IT独立分析师唐欣对记者说。

  坚持与机会

  上述职业经理人对记者表示,一方面是脚踏实地,另一方面是仰望星空,VR企业总要做一些有情怀,对未来有意义的事。“在近几年,有很多企业消失,又有很多企业兴起,但真正能赚钱的企业很少。VR毕竟是一项技术,需要继续投入研发,并将技术对其他行业进行服务。”上述职业经理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