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京SOHO的1800个日和夜

时间:2019-04-22 16:22:13 | 作者:爱科技网 | 点击: 118 次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声明:本文由站长之家内容合作伙伴全天候科技授权发布。

作者| 马程    编辑| 罗丽娟

一座地标建筑的日夜交替,因为创业者的来来去去而被不断赋予新的意义。望京SOHO恰在移动互联网的创业热潮中出现,也见证了这其中的起起落落。

望京SOHO从诞生起就很特殊,这多源于其“华丽的外表”。这座由世界著名建筑师扎哈·哈迪德设计的建筑,前卫、时尚,俨然一个摩登都市的缩影。每一寸都昭示现代感,甚至带有未来主义色彩。

而其“有趣的灵魂”则源于这里集中着的创业力量,源于 8090 后为主的年轻群体。早在 3 年前,望京SOHO一带就实现了用手机解决一切衣食住行——这里是O2O创业的起点,共享单车最初的试验田,还是直播大潮时的驻点,最近又率先接入了5G信号。如今,似乎把新的idea往望京SOHO一放,就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

2014 年 4 月,望京SOHO正式启动预租,价格较低,“起价 5 元(每平方米每天),一给给一层。”时任陌陌人力资源副总监王曾在此前的采访中提到。而一次拿了 5 层楼的触控科技租金单价不过 4 元。而到了 2014 年底,这个价格已经涨到了每天 9 元/平方米。 2015 年之后,“办公地设在望京SOHO”这一标签,已成为创业公司炫耀的砝码。

而现在,写字楼中介对于望京SOHO塔 3 的租金报价已达每天 11 元/平方米,优质地段的竞拍单价超过 13 元,超过很多国贸地段的写字楼。

在望京SOHO相依而立的 3 座大楼中, 除了少数已经较为成功的公司可以拥有半层、甚至多层办公室,更多创业公司选择共同挤在一间200- 400 平的办公室中,共享一个洗手间,以此“蜗居”。

这里没有国贸三期光线靓丽的金融白领,甚至没有一家高格调餐厅,也少有中关村创业大街里靠一杯咖啡、一个笔记本码出最初脚本代码和天使轮融资的故事,更多的是为了爬坡而稳扎稳打的创业团队。望京SOHO作为离机场最近的地标之一,创业者们从这里出发,既可以用最快速度赶往各个城市展开工作,又可以快速链接密布在朝阳区的广大VC。

望京SOHO有上千家互联网公司,尤其在塔 3 中,90%以上都是互联网公司。“基本上在北京的移动互联网的大公司都集中在望京SOHO。”这个曾经让潘石屹骄傲的标签,后来也成了此地“风水不好”由头。

“互联网公司嘛,你知道的,靠融资起来,又很快把钱烧光,可能就搬走了。”张明虽然只是望京SOHO楼下的一名写字楼中介,却比很多楼里的人更熟悉这里的情况。

和任何写字楼一样,望京SOHO也有其独特的日夜更替。

早上 9 点,连通望京SOHO的阜通东西大街双向已经堵死,女孩们无奈地踩着细高跟,下车匆匆走几步,她们必须给留出等电梯的时间,没到正点,即使再分流,可能也会枯等 10 多分钟。

蜂群娱乐的合伙人王恺新官上任,他坚持每天 9 点到公司,带领部门开早会,分派任务,交流心得。此前,做娱乐经纪的他是夜猫子,几乎没有在上午出过门。第一次进入望京SOHO时,他已经感受到环境的压迫感,“如果周围每个人都在匆忙地加班、奋斗,这种情绪也会带动你。”

中午时间,地下两层“食堂”的翻台率不断被刷新,多数人的需求仅是以最快的速度解决午餐问题。

下午茶时间,各个小咖啡馆挤满了谈项目的人们,创业的可能性在其中发酵。 2017 年 3 月,小蓝单车在望京SOHO楼下的咖啡馆中,包下一个雅间,密集接受了记者的一对一专访。所有问题都集中在“如何与风头正劲的摩拜和ofo抗衡、如何形成差异竞争”,小蓝单车联合创始人、CEO李刚一遍遍强调,“我们可以吸引更多人民币基金的投资。”

晚上 7 点,望京SOHO周围又重新热闹起来,二楼的 24 小时健身房传来健身教练的洪亮声音,不断要求白领们挑战极限,在挥洒汗水的同时减轻压力; 8 点,人流源源不断涌向1. 5 公里外的两个地铁站,不宽的人行道上,白领们自动排成一队,向地铁方向移动。每到这时,望京SOHO外的马路又开始大堵车,滴滴快车已经排队到 50 名开外。

晚上 9 点,“便利蜂”的电子价格牌自动做出调整,即将过期的饭团、三明治、沙拉打出半价,不少加班未来得及吃完饭人正在选购。

但 9 点之后,陌陌的办公室还有很多人为了追赶进度,无法离开,有些人已经打开放在会议室里的睡袋,准备小憩一会儿。

这时候在电梯里也许会遇上一位满身酒气,刚参加完一个望京小腰饭局的中层,应酬过后回办公室继续盯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