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实验生态脱贫

时间:2019-03-25 03:08:25 | 作者:爱科技网 | 点击: 200 次

我们可以看到阿里生态脱贫的模式,同时阿里生态扶贫实验能否成功也面临挑战。

/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田甜

编辑 | 林文龙


村民大会集结了。

川北山区的关坝村山脚下空地上临时架了块白板,写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两行竖字。主持人是“借”来的“村长”李锐,他因为主持《爸爸去哪儿》意外红了。当天还有市集,村民带着自家酿的蜂蜜、核桃这些山货来摆摊儿,期待酒香不怕巷子深。


会上宣布了一件事,阿里巴巴与四川绵阳平武县签约,将平武县关坝村作为阿里生态脱贫的一块实验田。

“蚂蚁森林将从个人参与的环境治理平台,升级到生态脱贫平台。”阿里脱贫基金副主席、蚂蚁金服董事长兼CEO井贤栋说。


具体而言,未来除了保护地,网友还可以在蚂蚁森林上认领经济林,认领的网友可直接购买“自己保护”的经济作物。另外,蚂蚁森林和淘宝供应商也将为保护地、经济林出产的环境友好型产品提供市场机会,帮助贫困农民增收。


5月27日,马云出现在2018年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大数据助力精准扶贫”论坛上,原本没有演讲计划的马云来了一次8分钟的“即兴演讲”,关于扶贫、慈善与公益。


马云认为,扶贫、脱贫和致富是三个不同的东西。扶贫给人以鱼,脱贫授人以渔,而致富是给大家造鱼池、鱼塘,这是三件完全不同的事情。贫穷不是农民不努力,而是农业文明和商业文明没有完美的结合。贫困县不是贫困县不努力,而是发展模式没有跟上。


在阿里巴巴内部,关注扶贫,关注脱贫,关注公益,不仅仅是为了别人好,而且是为了自己好。马云认为,大公司的“大”不是利润大,不是收入大,不是市场份额大,而是责任大,担当大。


在此之前,马云不止一次表达过他对扶贫工作的重视和阿里人的理想,在2017年12月,马云在阿里巴巴脱贫基金启动会上宣布,确立公益为阿里巴巴的战略性业务。

那次大会也是阿里巴巴继2014年IPO之后,36位合伙人首次公开亮相。除了4个副主席,阿里体系内的每个独立公司都会负责一个脱贫项目,对总裁进行脱贫KPI考核。

在5月初发布2018财年年报后,阿里巴巴也发布了一份“公益财报”。马云一个财年中完成了75个公益时,在阿里人中排名第51。

生态大县,经济小县


从绵阳向北出发到平武县城有三个半小时车程。一路上,连弯、陡坡、土路应接不暇,好几处路段被山体堵得严严实实,仅留下一条窄道。

5月中旬,《中国企业家》记者来到四川平武县。平武境内森林覆盖率达74%,还坐拥“天下大熊猫第一县”的美誉。2015年一项调查数据统计,平武境内有335只野生大熊猫。

优良的生态环境在过去没有转化为经济价值。

实际上,我国极端贫困地区分布与当地生态环境的关系是“两极分化”。一种情况是在寸草不生的荒漠化区域,贫瘠的土地无法为当地百姓提供较好的生存条件;另一种情况则是在保护价值较高的地区,因为需要承担更多保护责任,无法简单、快速地进行资源开发活动,也会导致民生发展受限。

2008年汶川大地震,平武县是十个极重灾县之一,损失惨重。这些因素叠加,平武县至今还没有摘掉“国家贫困县”的帽子。

平武县关坝村,人口不足400人。关坝村青年李芯锐18岁以前只想走出这片穷山恶水。自小生长于此,他对青山绿水已经毫无感觉了。

18岁那年到西北当兵。李芯锐回忆,当地空气干燥,到达的第三天,他鼻腔毛细血管破裂,差点死掉。他是一名坦克驾驶员,上戈壁滩训练时,全员都剃了光头,因为没有水洗头洗澡。“出去后才发现,家乡真的是天堂。”李芯锐说。

2009年,环保NGO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已关注到关坝的生态保护价值。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西南山地项目主任冯杰介绍,山水拿出一笔资金,支持村民开展巡护,“山水在其中扮演协作者的角色。”


巡护主要针对打猎、挖药、电鱼等行为,这些是关坝村村民过去的生计。他们认为干这些事再自然不过,跟法律更扯不上关系。


“我们原来都是坏人啊!谁年轻时没在沟里打过猎,电过鱼呢。”郭强说。郭强现在是关坝保护小区副理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