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为几种科技

2019短新闻20条-马斯克的“复仇”:铁了心要“毁灭”他

时间:2019-06-14 11:45:16 | 作者:爱科技网 | 点击: 97 次

编者按:2018年6月,一篇报道泄露了特斯拉工厂中的隐秘数据。对于经常曝出大新闻的马斯克来说,这并不算什么,这件事情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但马斯克却一直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然后调派人员调查到底是谁泄密了。然后,一场对泄密者的打击接踵而至。《彭博商业周刊》近日发表了一篇文章,详细报道了这一过程,文章作者为Matt Robinson和Zeke Faux,原题“When Elon Musk Tried to Destroy a Tesla Whistleblower”。

2018年6月4日,《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报道称,在特斯拉位于内华达州的工厂Gigafactory中,有40%的原材料都被报废或返工。

这篇报道援引一位消息人士的话说,由于效率低下,工厂里的废料堆积如山,马斯克的电动汽车公司损失了1.5亿美元。

按照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超乎寻常的标准,这篇报道并算不了什么。特斯拉否认这篇报道的说法,几个小时后,世界依旧照常。

但马斯克,却把这件事记在了心里。尽管在第二天的公司年会上,没有人提及《商业内幕》的那篇报道,但他还是生了好几周闷气,并派出了一个调查小组,誓要找出是谁向媒体透露了这些信息。

调查小组最后锁定了目标,泄密者名叫马丁·特里普(Martin Tripp),40来岁,身材瘦小。在进入Gigafactory的装配线工作之前,一直从事一系列低水平的制造工作。

2019短新闻20条-马斯克的“复仇”:铁了心要“毁灭”他

后来,特里普声称,自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之所以向媒体爆料,是想让特斯拉运营得更好。

马斯克在一封内部信中写道,特里普是一个危险的敌人,参与了“大规模破坏性活动”。在这封信中,他也暗示道,特里普不仅向媒体泄露数据,还把数据泄露给了“未知的第三方”。

马斯克认为,这件事情并不简单,可能背后还有更大的力量在发挥作用,特里普可能在与特斯拉的某个敌人合作,或许是石油公司、其他汽车制造商,还有华尔街的空头等等。“有一堆组织想让特斯拉死掉,”他说。

6月20日,特斯拉起诉了特里普,要求他赔偿1.67亿美元。

当天晚些时候,特里普从内华达州斯托里县的治安部门听到消息,特斯拉的安全部门向警方提供了一条线索,称有匿名人士打电话给公司,说特里普计划在Gigafactory进行一起大规模枪击案。

那天晚上,当警察与特里普对峙时,他手无寸铁,泪流满面。他说自己非常害怕马斯克,并暗示这可能是马斯克这位亿万富翁亲自打的报警电话。

之后,一名警员试图安慰特里普,打电话给特斯拉公司,称不管是谁提供的信息,这个威胁都是假的。特里普并不是一个危险人物。

对于许多首席执行官来说,都会直接无视像特里普这样的人。但在特斯拉并不是这样。

正如警方、特斯拉的前员工,以及公司内部调查文件所显示的情况那样,马斯克是铁了心要“毁灭”他。

特斯拉的公关部门开始散布谣言,说特里普可能是个杀人犯,是一个大阴谋中的一员。

在Twitter上,马斯克暗示,《商业内幕》记者莱恩特·洛佩兹(Linette Lopez)收了华尔街空头的钱,并声称特里普已经承认自己从她那里接受了贿赂,以换取“特斯拉宝贵的知识产权”。

洛佩兹否认了这一指控。

特里普事件,是马斯克在社交媒体上崩盘的开始,带来的后果非常严重,以至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强行要求特斯拉为马斯克任命一名Twitter“保姆”,让一名内部律师来审查马斯克的Twitter。

自从去年夏天以来,马斯克在社交媒体上的不当行为有:

在Twitter上无端指责一名在“洞穴救援”中的英国潜水员恋童癖;

在Twitter上谎称,投资者已经出资,以每股420美元的价格将特斯拉私有化,引发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的诉讼;

不知何故,引发了与嘻哈歌手阿扎拉·班克斯(Azealia Banks)的不和;

在一个播客直播的时候抽大麻,导致联邦政府对他的火箭公司Space X的安全许可进行了审查。

马斯克对特里普这件事的处理方式,有可能让这些法律和监管变得更加混乱复杂。

肖恩·古思罗(Sean Gouthro)是一名退役军人,之前在Gigafactory担任安保经理,他已经向美国证交会提交了一份告密者报告。

2019短新闻20条-马斯克的“复仇”:铁了心要“毁灭”他

古思罗声称,调查人员黑进了特里普的手机,跟踪了他,并在监视方面误导了警方。

他说,特里普没有破坏特斯拉或者黑进任何系统,马斯克自己知道这一点,但仍旧通过传播错误信息来损害他的声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