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科技馆 预约

科技资料摘抄30字-股东大会上找不到CEO,谷歌母公司怎么了

时间:2019-06-22 10:31:51 | 作者:爱科技网 | 点击: 176 次

文 Jillian D'Onfro

在周三举行的Alphabet年度股东大会上,外部投资者和员工就一系列问题与该公司正面交锋,话题包括多元化、合同劳工和公司CEO及多数股股东拉里·佩奇(Larry Page)的缺席,气氛十分紧张。

科技资料摘抄30字-股东大会上找不到CEO,谷歌母公司怎么了

Alphabet的CEO拉里·佩奇没有出席周三的公司年度股东大会。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此番对谷歌母公司的密切审查正值立法者和社会公众对科技行业愈发感到失望之时:该行业正与数据隐私受损、不当利用产品及劳工而导致意料外的后果等问题苦苦斗争。

Alphabet的利润或许会让股东们眼前一亮,但是股东大会也给了他们就公司一连串其它争议,一吐心中不满的机会。Facebook近期举行的年度大会也同样地问题百出,但是和佩奇不同,CEO马克·扎克伯格现身回答了股东的不满。

一位股东对佩奇的缺席忿忿不平:“我们无法每年至少一次与他对话,这是明目张胆的疏忽,尤其是考虑到他在这家公司有如此重大的利害关系。我认为这是耻辱。”

佩奇是从2016年,即谷歌宣布改变企业结构、组建Alphabet之后的第一次大会,开始缺席股东大会,科学技术创新观,而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则开始出席。尽管谷歌到目前为止是Alphabet最大的子公司,为后者贡献超过99%的收入,但是掌管公司的是佩奇,不是皮查伊。由于Alphabet多层级股票结构的缘故,佩奇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拥有该公司超过50%的投票权。Facebook和Snapchat等其它科技公司也使用类似的模式,该模式的倡导者认为它让创始人得以把握公司长期愿景,批评者则谴责它将企业与合理的股东考虑隔绝开来。

董事会执行主席John Hennessy表示,“很遗憾,拉里无法在此出席,”但是他确实参加了所有董事会议。

几项在大会上提交的股东提议案涉及如何减少创始人对公司的控制。NorthStar管理层代表Chrine James提交了一项给予每股Alphabet股票同等选票的方案,他表示:“依赖两个人的愿景及他们减少公司长远期风险的能力,而不考虑董事会的投入,我们为这种方式所带来的管理上的风险深感忧虑。”

虽然Alphabet还未公布最后的投票得分情况,但是已知的是13项股东提议均未通过(这在预料之中,因为这些提议不是由该公司所提)。

科技资料摘抄30字-股东大会上找不到CEO,谷歌母公司怎么了

Alphabet的99%的营利来自谷歌。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除了对佩奇缺席的关注愈发密切,几位员工也借着递交股东提议或在会议问答环节提问的机会,炮轰该公司在强行仲裁、多元化、合同劳工及计划在中国推出过滤版搜索引擎上的政策。

Max Kapczynski是Alphabet旗下健康科技公司Verily的全职员工。他问道,谷歌对性骚扰和性侵指控不再采取强制仲裁的决定为什么没有得到扩展,从而同样适用于合同工或者是被称作“Other Bets”(意为“其它赌注”)的其它Alphabet子公司员工。

他问道:“为什么不那样做呢?我们的价值是比这家公司的其他工程师要低吗?难道我们不是拥有同样的权利和自由?”

去年秋天,《纽约时报》一则重磅报道揭露了谷歌对骚扰指控的不当处理方式,引发一场2万名员工的罢工。谷歌是在该事件的余波中公布了其强制仲裁政策发生变动的消息。

公司管理人员在会议尾声回答一个相似的问题时表示,尽管谷歌合同工的雇佣条款不受其控制,但是谷歌希望外部商户能跟随其后。谷歌近期规定,公司所有美国合同工未来将会获得医疗保健和15美元的最低薪资,但是没有讲明任何对仲裁规定的改动。

过去几年,谷歌因区别对待直属员工和所谓的合同工“影子劳动力”而广受批评,“影子劳动力”构成了谷歌超过一半的全球劳动力。谷歌的全球事务主管表示,在强制仲裁的问题上,Verily和Waymo等Alphabet子公司“处境各不相同,需自行做决定”。一些子公司有独有的权益结构,员工报酬是基于子公司的价值,而不是整个Alphabet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