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王兴评马云“擦枪走火” 从商誉之争看商业精神

时间:2019-04-03 09:59:28 | 作者:爱科技网 | 点击: 82 次

  本期话题:美团CEO王兴对外媒评:“我认为马云仍有诚信问题”,阿里巴巴强势回应“恶意中伤,难解自身困局”。如何看支付宝当年的“易手”事件?纵观互联网商业江湖纠纷,中国互联网企业未来如何塑造“商业精神”?

  现代商业中,契约精神和商业信用已经成为衡量公司软实力的关键指标。虽说在商言商,无信不立。说到“诚信”,最近发生了件擦枪走火的事。

  王兴怼马云重提支付宝“易手”风波

  彭博社不久前刊发专访美团创始人王兴的文章,英文标题是《世界最大的外卖王国》。中文版标题却引用了中间王兴的一句话《王兴:我仍然认为马云有诚信问题》,引发舆论广泛关注。

  王兴指的是昔日引发争议的“支付宝易手”事件——2010年,马云将支付宝以3.3亿元的价格剥离,转移到自己控股的浙江阿里巴巴集团,但此举被指并未获得大股东雅虎同意,是马云“暗度陈仓”。

  王兴对媒体称马云此举违背契约精神,“他们想用谎言蒙混过关,甚至说是政府强迫。这件事影响中国商界的名誉,至今被低估了。”

  不久后,阿里巴巴首席市场官王帅在个人社交平台回应“这是美团在本地生活与阿里的竞争中陷入困局引发的恶意中伤。即使和某些法律有不同观点,阿里仍对支付宝事件的决定感到自豪”。

  随后,彭博社将标题改为《王兴和美团如何改变我们的生活》重新发布,也许这是双方权衡或交涉后的结果。这件事为什么如此敏感?还要从当年支付宝的“易手”风波说起。

  支付宝一直被视为极有价值的公司,2009年6月以前,由阿里巴巴集团在开曼群岛的全资子公司所有,雅虎和软银是阿里集团大股东,合计约76%股份;2011年5月,雅虎对SEC提交声明,称阿里巴巴集团把支付宝所有权转移给马云国内成立的浙江阿里巴巴公司,这笔交易既没有得到董事会批准、也没有履行通知义务。但随后表示,基于双方共同利益将继续合作,并就后续事项协商。

  6月,雅虎在美国遭到部分股东的集体诉讼,认为支付宝的剥离损害股东利益,违背证券交易法。以《财新》总编辑胡舒立为首的一些媒体人,撰文批评马云违背契约精神,影响到中国企业的国际商誉,甚至说“与其说支付宝是偷来的,不如说是明抢过来的”。马云大怒,隔空与胡舒立论战两小时,随后回国开媒体会,称“支付宝事件是商业谈判,无关契约精神”。

  7月,阿里和软银、雅虎就支付宝转让签署协议,支付宝将支付税前49.9%利润给阿里集团,风波平息。

  胡舒立称马云“先斩后奏” 易手风波背后的支付“抢跑战”

  为什么要转移支付宝?这涉及到当时相关部门的重要政策。2010年,央行发文规范非金融机构的第三方支付业务,其中规定:外商投资的支付机构的规定和牌照审批,由央行另行规定、国务院审批。

  胡舒立称,马云以“支付数据涉及国家安全”为由,对董事会称如果不把支付宝变更到国内,可能拿不到牌照,强行变更支付宝。而这是一种危言耸听、先斩后奏的做法。阿里在2014年再度赴美上市时,对支付宝事件再次澄清,“只是为了防止拿牌照的时间延后”。

  而这背后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当时移动支付的市场红利爆发,阿里、腾讯和其他第三方平台的跑马圈地竞赛。“抢占先发优势”成了头部玩家的共识,一旦拿牌照的时间被延后,意味着用户和市场的巨大流失。

  当然,王兴和阿里的恩怨由来已久。美团最早拿过阿里投资,后在合作中因理念、利益的摩擦,与阿里彻底反目。随后,美团大举引入腾讯的投资,并在餐饮、酒店、外卖、出行等本地生活领域,与阿里系的众多企业激烈厮杀。

  王兴此前曾多次公开炮轰阿里,比如:在谈到与饿了么外卖大战时说“阿里的战斗力很强,但如果能有些底线,我会更尊重他们”;在拼多多此前陷入山寨、假货的舆论危机时说“所有人都在批评拼多多,却忘了淘宝是怎么起家的”。

  从历次商誉之争 看中企商业精神

  “支付宝易手”是博弈的商业谈判,还是先斩后奏的违约,旁观者无需下结论。不可否认,支付宝是一个伟大的信用产品,成立以来企业和个人的信用体系建设、百姓的衣食住行便利做出极大贡献:人们不必再跳转几个页面,才能完成繁琐的支付;也可以信任网络上任何不曾谋面的买家或卖家。

  但纵观历次中国企业间的“商誉”之争,让人思考:中国互联网经济是公认发展最快、竞争最激烈的,中国企业战斗力早已得到国际承认,然而关于“商业精神”的认可,似乎还有很长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