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有限公司是干嘛的 ,科技想象文 ,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第四十研究所招聘

淘宝天猫兵合一处,戴珊“破壁”赌上阿里未来

时间:2022-01-15 13:45:39 | 作者:爱科技网 | 点击: 119 次

文|雪豹财经社  陈重山

正式接掌阿里中国数字商业板块的第一周,分管总裁戴珊就启动了一项“硬核”的架构调整:将阿里电商最核心的淘宝和天猫两大业务在后台实现全面融合,由此形成统一的平台机制。戴珊此举,将打破长期以来横在淘宝与天猫之间的壁垒,将两者融为一体,兵合一处。

大淘宝业务占阿里总营收三分之二强,淘宝以中小商家和长尾供给为主,天猫则以服务品牌商家为主。架构调整,干系重大。戴珊此番大动作,不仅赌上阿里的未来,也赌上了自己的前途:她是阿里CEO一职最具潜力的候选接班人之一,而大淘宝的战绩就是最重要的考核。

淘宝天猫,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十一年前的2021年,还是淘宝网COO的张勇力主淘宝、天猫(当时还叫“淘宝商城”)“分家”,并带领天猫成长为阿里最重要的业务之一,为阿里赢得了10年的快速发展。

老将戴珊是“阿里十八罗汉”之一。2021年,她接管阿里当时被内部视为“老少边穷”的B2B业务,首先打出的牌就是人员调整和部门整合。两年即见成效,B2B业务在营收和利润方面实现两位数增长。

“破壁”是大厂主旋律

2021年,全行业流量扩张已近极限,互联网企业高速增长的神话成为过去,现有业务模式也面临天花板。在此背景之下,各个大厂进行了剧烈的组织变革以应对。

字节跳动新任CEO上任不久就宣布了近五年来最大规模的组织变革,开始将业务线BU化,成立六个战略业务单元,并将今日头条、西瓜视频、搜索等多个业务并入抖音。同年,腾讯也迎来了两年来最大的组织调整,整合腾讯视频、微视、应用宝业务,组建“在线视频BU”,这是腾讯“大内容体系”的一次深度变革。

这些架构调整的共性,最直接的就是推倒积弊已久的部门墙,减少内耗,降低内部交易成本,通过组织的融合共享资源,“力出一孔”,提升效率。

姗姗来迟的大淘宝组织结构调整,亦有同样初衷。

长期以来,淘宝与天猫之间的无形壁垒已拖累淘系组织效率。而两部门间内耗的根源,或许从淘宝天猫当初“分家”时就已埋下。

2021年的“分家”,实为无奈之举。彼时,阿里内部对于电商未来走向B2C、C2C还是购物搜索举棋不定,于是决定“赌一把”,采用业务赛马的方法,让C2C的淘宝、B2C的天猫,以及主打购物搜索的一淘,各自成军,探索道路。

时任阿里参谋长的曾鸣在其出版的《智能商业》一书披露,当时要求三个业务部门拼命往前闯,不但提倡相互竞争,而且目标就是把对方干掉。

一淘业务在2021年后就被认定不是未来,但天猫与淘宝演变至今,业务趋同,却各自作战,分别拥有一套组织系统,人员冗余,资源不能共享,增加了管理和运营成本,而这已成为阿里的一大难题。

对于部分较大规模的商家来说,这同样是一道难题:他们不得不同时在淘宝和天猫开店,根据两个平台的两种规则,准备两种促销策略,徒增经营成本。

阿里2021年初就开始解决这个问题,让时任淘宝总裁的蒋凡兼任天猫总裁,一身挂二印,消除跨部门资源调动阻力,协调利益分配。但是,淘宝、天猫利益不同,即使不对立,作为两个独立的事业部,也很难深度融合。

此次戴珊的组织架构调整,果断干脆,在统一的平台机制下,同质化的业务、团队或将进行合并,组织开始精简,团队活力将得到释放,符合她对效率至上的追求。

推倒部门墙是降低内部交易成本立竿见影的通用做法,架构调整的消息发布后,1月6日-7日,阿里美股、港股股价分别累涨12.5%、7.2%。

每个变化都在挑战阿里的基本盘

如果不是积弊已深,刚刚才走马上任的戴珊不会有如此大动作。但摆在她眼前的严峻事实是,近两年来行业里的每一个大变化,都在挑战阿里的基本盘。

大环境方面,2021年的中国互联网业,处于后流量时代,各大厂面临用户增长天花板,依靠新的流量来实现快速增长已不现实。

字节跳动的业务中,抖音DAU陷入增长瓶颈、今日头条处于亏损边缘;腾讯单季利润出现近十年首次下滑;百度、爱奇艺、B站等主要互联网公司的广告收入增速显著放缓,甚至负增长。

覆巢之下,阿里安有完卵。

2021年第三季度,去除合并高鑫零售的影响,阿里当季营收增速16%,为2021年美股上市以来历史最低。归属净利润同比下滑80%。反映阿里核心电商业务的重要指标客户管理收入,同比增速也从上一季的14%降至3%。

2021年以来,阿里股价腰斩,蒸发掉的市值大约相当于一个茅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