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微讯科技公司 ,科技 翻译成英语

Facebook将被分拆?别把反垄断想的太简单了

时间:2022-01-16 15:29:42 | 作者:爱科技网 | 点击: 181 次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互联网怪盗团特约作者 熊彼特战车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下称“FTC”)诉Facebook“垄断维持”案越过了第一道关隘。

尽管Facebook认为FTC二次提交的起诉书小修小补,相当于“在泰坦尼克号的甲板上重新安排座椅”,继续提出驳回起诉的动议,但负责本案的美国联邦哥伦比亚特区(D.C.)法院法官James E. Boasberg不这么认为。

2022年1月11日,他在备忘录意见中裁定,FTC的指控达到了诉答(pleading)程序的似真(plausible)标准:

Facebook在美国个人社交服务市场(下称“PSN市场”)行使垄断力量,且其主导性市场份额受到进入壁垒保护;

Facebook通过对Instagram和WhatsApp的收购,故意维持这种垄断力量;

但他同时表示,不会允许FTC针对Facebook平台政策封禁竞争对手的指控向前推进。

FTC主要依据《谢尔曼法》第2条规定,指控Facebook涉嫌“垄断维持”,该罪名有两个构成要件:(1)在相关市场上拥有垄断力量,以及(2)故意维持该力量,以区别于因优越的产品、商业智慧或历史偶然而导致的增长或发展。

Facebook在驳回动议中称,FTC一个要件都没能证明,尤其是没能提出可信事实证明Facebook拥有垄断力量。

但在美国反垄断诉讼框架之下,诉答程序的举证标准没那么高,原告“充分指控”即可。在本案中,FTC有关Facebook的市场结构和反竞争行为的客观证据可以表明,即便无需接触Facebook方面的反驳证据,也足以使得Facebook的涉嫌垄断行为“似真(plausible)”。

这是Boasberg法官驳回Facebook动议的关键原因。

Facebook将被分拆?别把反垄断想的太简单了

Boasberg法官依据“垄断维持”罪名构成要件,在备忘录意见中洋洋洒洒写了48页。我们划下重点,用于判断本案的主要争议:

一、垄断力量评估

Facebook是否拥有 “垄断力量”,首先要界定相关市场。Boasberg法官认为,FTC对Facebook所属的美国PSN市场的界定是合理的。该市场是一种在线服务,使人们能够在共享的社会空间中与朋友、家人和其他个人保持联系、分享经验等。

市场份额方面,FTC主要援引研究机构数据,证明Facebook在美国PSN市场中的超高占比,其中Facebook自2021年以来的DAU占比超过70%,自2021年以来的MAU占比超过65%、用户消费时长占比超过80%,在2021年,Facebook后两项指标的市场占比同样较高。

FTC还认为,Facebook的超高市场份额之所以持续多年,可能源于网络效应和用户转换成本等市场进入壁垒,后者在阻止竞争对手进入美国PSN市场与其竞争。

针对Facebook连篇累牍的反对意见,Boasberg法官表示,随着诉讼的进行,Facebook有的是机会和可能,推翻FTC关于其拥有“垄断力量”的指控,但在诉答程序,FTC的指控已经达到了“充分”的标准。

二、两起收购行为

美国最高法院的判例表明,依据《谢尔曼法》第2条,拥有垄断力量以及随之而来的垄断价格不仅不违法,而且是自由市场体系的一个重要因素,除非从事了故意维持垄断力量、损害消费者福利的反竞争行为。

FTC的第一项行为指控提出,Facebook收购Instagram和WhatsApp系反竞争行为,CEO马克·扎克伯格 “与其竞争、不用收购”的做法,足以证明Facebook消除实际和可能的未来竞争对手的企图。这两起收购虽未引致更高的服务价格,却产生一系列竞争损害,比如服务质量下降、市场缺乏创新、隐私和数据保护减少、广告过多、消费者在美国PSN市场缺乏选择等。

Facebook反应激烈:第一,FTC关于反竞争效果的表述都是揣测,缺乏实质性证据,第二,假定Facebook彼时没有这两起收购,FTC也不能证明美国PSN市场会发展得比现在更好;第三,FTC当初依据《克莱顿法》第7条,无条件批准了这两起收购,如今的重新起诉是虚伪的。

Boasberg法官还是那个态度,依旧认为FTC“充分”指控了“垄断维持”的两个构成要件:(1) Facebook在美国PSN服务市场上具有垄断力量;以及(2) 该公司通过反竞争的收购行为故意维持这种力量。

三、封禁竞争对手

FTC的第二项行为指控提出,Facebook通过平台政策,阻止其他一些被其视为威胁的应用程序与其互操作,构成“垄断维持”,请求法院下发禁止令,强制Facebook不得封禁竞争对手的API接口。

2021年6月28日,Boasberg法官在首次驳回FTC起诉书时表示,即便是构成基础设施的平台,也没有任何义务帮忙竞争对手。

此番他再次重审,Facebook拒绝向其竞争对手提供API接口的一般政策并不违法,即便Facebook撤销竞争对手的API权限(之前向其提供访问权限)的具体事例可能涉嫌违法,但最后一次事例发生在2021年,因此不存在Facebook“正在违反”或“即将违反”反垄断法的情况(注:Facebook在2021年12月放弃上述平台政策),法院无法针对过去的行为向Facebook颁布禁止令,也不会支持FTC像特洛伊木马一样偷袭法庭。

按照Boasberg法官的规划,在此后的简易判决中,他将驳回FTC的这项行为指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