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突围战”

时间:2019-04-09 09:50:26 | 作者:爱科技网 | 点击: 117 次

  互联网周刊

  失意的2018

  2019年2月1日,刘强东向公司发出新年贺信,在信中坦称,2018年对其本人、家人及公司都是异常艰难的一年。

  年初的股价创下新高,年底却一度腰斩、几乎跌至四年前上市时的发行价,数据简单粗暴地描绘了京东过去一年的经历。在电商业务增长本就出现瓶颈的压力下,新手拼多多的强势入局对京东又可谓当头一棒;再加上2018年国内外整体经济的不景气,投资者短期内看不到京东的成长空间,纷纷减持甚至离开。一系列的突变让京东经历了毁灭性的灾难。

  这与刘强东个人有关,与京东长期以来的战略定位有关,也与瞬息万变的市场有关。但挫败之后,最怕的是一蹶不振。没有任何一家企业是轻轻松松走向成功的,成长路上总是会遍布荆棘。危机之后,需要清醒,而不是继续惆怅。

  末位淘汰,理性回归

  在2019开年大会上,京东宣布年内将末位淘汰10%副总裁以上级别高管。

  末位淘汰是很多企业的常规法则,但对于一个大型互联网公司来讲,10%的高比例,同时还是副总裁以上级别高管,足见京东此次组织优化的决心之大。半个月前的京东内部会上,刘强东也曾痛斥公司高管人浮于事、拉帮结派。经过十多年的高速发展后,京东已经逐渐出现“大公司病”,机构臃肿、多层领导、人才流失,部门间信息流通复杂繁琐,协调工作效率低下。

  而在互联网企业激烈竞争的当下,唯有严格筛选人才,才能保证队伍的高质量建设。2019年的新年贺信中,刘强东就曾提出,“组织”、“人才”和“价值”将成为京东新一年的关键词。未来,京东将全力践行“有能者上,有力者为”的人才任用机制。

  此前CHO隆雨的调任或许可以看做是京东组织变革的开启。曾作为集团首席人力资源官及首席法律总顾问的隆雨一度被调离首席人力资源官岗位,而接任隆雨 CHO 职务的是京东第二届管理培训生余睿。

  于2012年加入京东的隆雨,是京东集团投资决策委员会的六大高管之一。余睿则是 2008 年以管培生身份加入京东,历任华中区区总、华东区区总、京东集团副总裁,并兼任过 1 号店 CEO、用户卓越体验部、客户服务部负责人。

  对于此次高管变动,京东表示,“作为快速成长起来的年轻高管,余睿在此次轮岗中将从业务前端转到管理后台,在集团管理层面进行更多的锤炼和沉淀,更贴近业务进行支持。”

  大刀阔斧地改革,人们看到了京东的理性回归。而最让京东振奋的,还是2018财年第四季度和全年业绩报告上满载的希望。

  报告显示,2018年全年,京东交易总额接近1.7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达到30%;净收入达462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7.5%。另外,该季度京东净利润为7.5亿元人民币,实现连续12个季度的盈利。在过去一年剧烈的震荡下,这个成绩远远高于华尔街多家投行的预期。

  随后,京东股价大涨。从2019年1月1日至今,京东股价曲线总体上是上升的,截止至2019年3月15日,京东股价从2018年12月31日的每股20.93美元上涨至27.89美元,涨幅约33%。同时,高盛、花旗等多家投行纷纷调高京东的买入评级。

  股价的回升当然不完全代表京东真正从困境中走出,但只有敢于从内部找出问题并努力修正,才有继续在激烈的竞争中生存下来的机会。

  红利消退,架构升级

  最近一两年,互联网的流量红利正在不断减少。前电商时代,人们的消费痛点主要是商品短缺、价格过高,电商提供了一种更具性价比的消费方式,网民数量的高速增长带来了巨大的流量。而如今,消费者面临的问题更多是选择过剩、品质不齐,对于低价的偏好已经不再那么明显。网民数量增速放缓、趋于饱和,同时随着物流、人力成本的上升,电商平台已经难以获得廉价快递的支撑。

  流量红利的消退带给此前高速发展的京东的影响最为明显。2017年下半年以来,京东规模增速骤降。2017年第三季度GMV(成交总额)增速由第二季度的46.4%降至32.3%;至2018年第三季度,尽管GMV依然维持了30.5%的增速,但营收增速降至25.1%,位于公司指引下限(25-30%),活跃用户增速则降至14.6%。期中3.05亿绝对用户规模首次出现环比下降(2018第二季度用户数3.14亿),并被迅速崛起的拼多多所超越(3.86亿)。

  红利的消失让京东不得不变。

  2018年12月,京东启动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组织架构调整,主要是围绕以客户为中心,划分为前中后台,其中:前台离客户最近,最理解和洞察客户需求和行为,其核心能力是对市场和客户行为深刻洞察,服务客户的产品创新和精细化运营;中台为前台业务运营和创新提供专业能力的共享平台职能,其核心能力是专业化、系统化、组件化、开放化;后台为整个商城提供基础设施建设、服务支持与风险管控的职能,其核心能力是专业化、服务意识与能力。